正文 第224章 溫順的熊貓

    雅慧驚訝地看著這個人,居然掛了蘇瑞奇的電話,氣鼓鼓地走進房間,她失神地也走進去,和她說:“喂!你這是怎么了?”

    “沒事!”唐可馨將資料放下,便怒氣沖沖地轉過身,拿起睡衣,準備要去洗澡!

    “喂!”雅慧一下子抓住她,有點緊張地問:“你這是怎么了?不高興也有個理由?今天不是讓莊總裁給你培訓嗎?腳還疼嗎?身子還好嗎?”

    說起這些事,可馨就感覺自己的身子,混身上上下下都在疼得『亂』七八糟,她突然感覺自己好委屈地嗚嗚咽咽地坐在沙發上,踢掉白『色』的布鞋,看著自己的腳丫子!

    “可馨!唐可馨!”莊昊然的聲音在樓下傳來!

    雅慧一聽到這聲音,她便先看了可馨一眼,才走出陽臺,看著莊昊然居然站在樓下,正仰頭看著自己,她倒抽一口氣,有些不可思議地輕叫:“莊……莊……莊總裁?”

    “唐可馨哩?”莊昊然有些焦急地叫!

    “在……在家里……您……您要不要上來坐?”雅慧立即想禮貌地請他上樓!颈绕嬷形木W www.biqi.me 首發】

    “我家里沒地!”唐可馨突然走出來,看著莊昊然生氣地叫!

    莊昊然看到唐可馨走出來,他便笑起來說:“我沒有打算上來,只是想提醒你一句,今晚記得把資料給做好,我明天要檢查!就醬紫!”

    “你……”唐可馨一個生氣,猛地拿起小柔那天送過來的一個小紅薯,往樓下給他砸下去!

    “哎喲”莊昊然閃了,他卻叫起來說:“好疼!”

    唐可馨怒瞪一眼,恨命地抱起小柔用籮籮曬在陽臺的菜干,給他全潑下去說:“你走!我不要看到你!”

    雅慧不可思議地轉過頭,瞪大眼睛地看著唐可馨!

    莊昊然的整個身上,被潑滿了菜干,他連忙轉身,一邊拿菜干,一邊說:“下次撿點垃圾來扔,扔菜干,你又要下樓來撿!”

    派克峰迅速地噴走了!

    “你瘋啦!”雅慧生氣地看向唐可馨說:“你到底想趕走多少個總裁?上次扔手機,今次扔紅薯和菜干!你能不能做點有營養的事?怎么這樣沖動呢?”

    “不管了!”她又說這句話,然后轉身走進去!

    雅慧卻一把抓住她,生氣地說:“死丫頭!你別給我跑!就快要下雨了,快給我把樓下的菜干給撿起來!那可是小柔好辛苦又剝又曬的!”

    唐可馨就快要瘋了,跺著腳又一陣『亂』蹭,大叫:“啊——————”

    這一夜,注定是個不平靜的一夜,蘇瑞奇的電話,響了二十幾下,可是依然沒有人接聽,雅慧人受不了,戴著耳塞睡著了,唐可馨洗過澡,換上睡衣,坐在小臺前,雙眼專注地打開資料與電腦,然后將資料快速地傳送進電腦里,邊傳送邊下意識地細心瀏覽著紅酒的相關資料,這倆天,她仿佛感覺到自己與紅酒的世界更進步了,從前只是針對紅酒本身,進行研究,可是如此才發現,在紅酒這個巨大的世界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這種感覺,像海洋一樣,直涌過來,好充實,好舒緩,好幸!

    她的臉微『露』笑意,抬起頭看向那扇緊閉的窗子,眼睛飄浮著一些其它的情緒,好久好久,仿佛看到那陳陽縷花的玻璃窗前,閃爍著好美麗的碎光,她不由主地想起了自己肩膀上的紋身,情不自禁地伸出纖纖玉指,輕撫左肩位置,深刻地感覺到有一束火焰,正在自己的身體里熊熊燃燒著,她有些走神了,當自己融入工作以外的情緒時,已經凌晨一點,困意襲擊而來,昨夜沒睡,今晚依然不能睡,便重重地打了一個哈欠,下意識地抽出抽屜里,掏出針盒,取出一枚粗長針,咬緊牙,往自己的手臂上,狠扎下去!

    一滴血溢出來。

    “啊……”唐可馨苦著臉,疼痛得輕叫起來,卻執著地打開資料,再繼續專心地記錄著內容。

    一雙纖巧的小手,在健盤上嘩啦啦啦地敲動著。14887356

    從黑夜至黎明前的那顆啟明星越來越亮。

    窗外飛來一只小鳥,隔著窗外,吱吱地叫著,從前總有一些小燕子,愛飛進可馨的房間,如今那扇窗關上,一直就沒再有小鳥飛進來,可馨依然雙眼銳利地記錄著紅酒的資料,而且越記錄,越專注,思毫沒有困意,她沒有想到,拉斐的酒莊,近年來的紅酒為何幾次高度地提價,而且提得有些不合理由,她便下意識有些痛心,感覺到可能會有更多人,雖然愛喝紅酒,卻因為價格大幅度地提高,而只能仰慕了,通過這個數據,得知國內高質紅酒的消耗比國外多好多,而法國,美國,包括多個紅酒出口國家,他們挑選紅酒,在一千美金,就已經感覺這是一種奢侈品了,可是在國內,高質紅酒,超過數萬美金的高質紅酒,消耗得最多……這是為什么?

    唐可馨有些奇怪地抬起頭,看著那扇窗子,已經從微藍漸至白亮,房間因為陽光的破鏡而入,變得光趟起來,她卻依然沉沉地想著這件事。

    窗外的小鳥,繼續作著入秋的最后的叫聲。

    鬧鐘也響了起來。

    雅慧躺在床上,困倦地輾轉了一下,再扯過被褥,蓋住自己,想要睡覺,可是鬧鐘繼續還在響,她便只得『迷』『迷』糊糊地皺著臉,瞇著眼睛,轉過身,看了一眼前面,居然看到可馨還在呆呆地坐在電腦桌前,她嗯?的一聲,聲音沙啞,有些驚訝地說:“你又一夜沒睡?”

    唐可馨剛才還沉『迷』在拉斐酒莊的事件里,想了好久,聽到雅慧這樣叫自己,她才有些臉『色』蒼白,疲累地轉過頭,看向雅慧,微笑說:“嗯……沒睡……資料才剛做完……”

    雅慧躺在床上,有些沉重地呼了一口氣,才說:“你這樣怎么受得了?你差不多倆夜沒睡了……”

    “沒事!今天中午的時候,偷空休息一下……”她話說完,便長長地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才站起來,想去洗刷。

    雅慧下意識地拿起手機看時間,卻看到來電屏幕中,來電顯示四十八個號碼,她哀號一聲,呼喚唐可馨:“丫頭,你過來!”

    “干嘛?”唐可馨轉過身,走向她,問。

    雅慧反過電話屏幕,調給可馨看說:“你看看!”慧雅神拿唐。10sse。

    唐可馨拿過手機,看著來電顯示居然四十八個,她驚叫了一聲,說:“這是誰的電話?”

    “還能有誰的?你的瑞奇哥唄!你昨天那樣發脾氣,連討厭都說出來,可能是把他給嚇壞了……”雅慧說。

    唐可馨有些抱歉地看著那個手機屏幕上的來電顯示。

    “有時間給人家回個電話吧……”雅慧再喘口氣說。

    “呃……我……我……我要遲到了!到時候說吧!”她嫌丟人,立即跑掉!

    雅慧抬起頭,看著這個丫頭,呵的一聲說:“膽小鬼!你遲早要出席他的生日晚宴,你是跑不掉的!明天就是他的生日了,你禮物買了沒?”

    唐可馨剛在刷牙,聽著這句話,她突然雙眼一瞪,說:“!忘記了!”

    可能是真要接近秋天了。

    今早晨,天空又下起『迷』『迷』細雨,唐可馨今天沒睡覺,便因為雅慧今天上班時間是中午,她便早些抱著資料和電腦上班了。

    溫柔的小雨,仿佛融化了整個大地。

    可馨經一夜消失,小腳好些了,便穿著白『色』的短袖t恤,藍『色』的牛仔褲,趿著莊昊然昨天給自己買的白『色』平跟鞋,走下公車,往酒店走去,,剛好在這個時候,看到蔣天磊走下他的座駕,馬術比賽已經開始,酒店的入住率在大幅度地提高,所以蔣天磊應該更忙了,只見他今天穿著灰『色』西裝,內襯著淡藍『色』襯衣,顯得風度優雅,親切多了。

    唐可馨只是瞄了他一眼,便沒再多想地抱著自己的資料,也走進大堂。

    蔣天磊站停在酒店的門前,看著唐可馨穿著這青春靚麗的衣服,然后蒼白著臉『色』,頂著一對熊貓眼,十分十分憔悴地仰起頭,要經過他身邊,走進酒店,他抽笑了一下,才說:“我們酒店的動物園,才剛引進一只小國寶,那黑眼圈,不知道有多漂亮!”

    唐可馨停下腳步,怒瞪著蔣天磊說:“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蔣天磊看向她,扯過一絲嘲笑容,冷說:“意思是我們酒店已經不再需要國寶了,你這形,還是留在家里用吧!”

    “你忘了!我現在是環亞的員工!我不對客!”唐可馨的臉『色』一冷,腦后不自禁地想起那天晚上,他只有一朵玫瑰花的說法,她重喘了一口氣,便繼續往前走,蔣天磊也沒理她,只是讓隨行秘書跟著,淡漠地往前走,倆人一前一后,有些齊平。

    “不管你是那里的員工,把自己打扮得像國寶一樣,多專業!我們那的熊貓基地不錯!你要不進去坐坐?”蔣天磊冷冷地再說。

    唐可馨一個氣憤地轉過頭,看向蔣天磊說:“本小姐和老虎呆久了,已經不習慣當溫順的熊貓了!”

    “你什么意思?”蔣天磊怒看著她問。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明白!”唐可馨生氣地抱著資料往前走,想穿過大堂走出后花園,回環亞!

    蔣天磊突然雙眼一陣冷凝,緩地跟著她的腳步,走上去……

    *************************************************************************************************

    今天的更新已結束!因今天有事,原本月票加更日,改為明天為大家加更!謝謝你們的支持!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