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4章 您坐

    隔天清晨!颈绕嬷形木W www.biqi.me 首發】

    莊昊然身著白『色』運動服,一邊松著雙手,一邊走出總統套房的大門,雙眼不自禁地看向門旁那個空空的位置,凝視了好久,終才冷臉地往前走。

    秋天,說來就來。

    昨夜的楓葉,又染黃了幾分。

    通往山頂的桐油路,有點濕潤,道路倆旁,不知名的植物與小花兒,都有點濕潤。天隔眼來置。

    霧氣繼續縈繞在山路上,數個往常和莊昊然熟悉的老人家有說有笑地走下山,同時他打了一聲招呼,說起現在少有年輕人,愿意每天停下來,看看沿路的風景,到山頂看看大自然的氣息了。

    莊昊然聽著這話,臉上再流『露』淡淡笑容,繼續平穩地跑。

    有個粉紅『色』的身影,突然呼呼哈哈地出現在山路上,經過了幾位老爺爺的身邊,再氣喘喘地往前跑,幾個老人家有點詫異地轉頭看向她。

    “總裁————等等我————”一個甜甜嫩嫩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莊昊然停下腳步,臉上終于流『露』驚訝的表情,轉過身,居然真的看到唐可馨穿著粉紅『色』的運動服,戴著后衫帽子,因為太冷了,所以拉緊了帽沿的繩子,只『露』出一點小臉,氣喘喘地跑上來,他默不作聲,輕喘著氣息,看向這個人。

    唐可馨好吃力地邁著濕潤的桐油路,飛撲到莊昊然的面前,氣喘喘地笑了起來說:“我多怕你跑遠了,我拼命地跑,拼命地跑,才終于看到你的身影了……”

    莊昊然沉默地看向這個人的臉『色』紅潤,可是一雙平時亮晶晶的大眼睛下方,有一處黑眼圈,他沒理會她,繼續轉身往前跑。

    唐可馨也趕緊跟著他的步伐往前小跑,邊跑邊看向他,討好地笑說:“你用過早點沒有?如果還沒有,等會兒,我回總統套房,給您做好嗎?”

    莊昊然沒有理她,繼續往右轉彎,往前走去。

    唐可馨已經累得氣喘喘了,卻依然還是跟著莊昊然往前走,才說:“我昨晚復習你給我的香料,我們總統昨晚肯定是用了橘子味道的沐浴『露』,真的好香好香啊……而橘子味道的紅酒,有好幾款……”

    她一邊跑,一邊念著能釀出橘子味香的葡萄酒名:“白詩南……瓊瑤漿……密思嘉……其中雷司令是最明顯的……”

    莊昊然繼續面無表情地往前小跑,腳步放緩了些。

    唐可馨邊往山路跑,邊繼續氣喘喘地念著今個清晨才回到家,趁著梳洗換衣服的空檔,背了一節葡萄酒的內容:“葡萄的主要病蟲害:根瘤蚜蟲,原生于北美洲,后來經蒸汽船傳播至歐洲,寄生于葡萄株根部,會咬嚙葡萄根部吸吮汁『液』,造成根部枯萎,腐爛。美洲原生的葡萄品種對根瘤虹蚜蟲有免疫能力,葡萄酒農可以通過將美洲葡萄嫁接到歐洲葡萄的方法來防治根瘤蚜蟲病……”

    莊昊然沿著山路,繼續往前跑,道路越來越陡。

    “紅葉病……”唐可馨邊看向莊昊然,邊繼續念著:“由玻璃翅葉蟬傳播,至今都沒有任何防治方法,這種病害最實會使葡萄葉出現壞死的黑點,繼而枯萎,最后葡萄樹在5年內死亡……啊————”

    她突然腳踏石子,整個人腳一拐,啊的一聲,整個人像狗吃屎地撲在路上,她的好辛苦地頭一抬,居然看到莊昊然頭也不回地繼續往前走,這人的心,真的是后媽做的,心腸這么硬!她嘶著牙,學著林楚涯那樣說話,就氣呼呼地跑起來,繼續往前跑……

    倆人一起肩并肩地往山頂跑去,可唐可馨因為昨天已經極度疲累,現在小病沒過,整個人已經累得差不多了,可是她看著莊昊然越跑越起勁,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她終于忍不住了,氣喘哀號地問:“總,總裁……你還要跑多遠?”

    莊昊然默不作聲,卻還是開恩地給了她一點回應,伸出手指,指向另一座山的涼亭。

    唐可馨的眼珠子就要掉下來地看著那座山,要死地叫:“那里……啊——————”

    一陣哀號聲,傳遍整個山林。

    可是不管如何哀號,倆人的步伐依然一致地往前跑。

    清晨薄霧散去,太陽從另一座山林中,暫『露』尖角,折『射』出強烈的晨曦光芒,整片濃濃山林,全被染上了金子般的漆光,重重疊疊地映出了無限力量。

    莊昊然人已經輕松地跑上了另一座山的山頂,站在涼亭上,稍氣喘地松了口氣,看向太陽緩升起,所給光華大地帶來的勃勃生機氣息,滿意地笑了。

    唐可馨累得已經不成人形了,從半路中,撿起了一根小小的竹桿,撐在地面上,氣喘喘地走上來,終于看到偉大的莊總裁已經停下腳步,站在山邊,遙看晨曦光芒,她再咬牙一撐身子,蹌踉著步伐,終于來到了莊昊然的身后,砰的一聲,跌在地面上,也無意看面前那般美麗風景了。

    “你都不累的嗎?”唐可馨抬起頭看向莊昊然,累得像狗一樣,喘著大氣地問。

    莊昊然看著太陽有一半還藏在某山林的后面,一片紫『色』云霞,已然幻化成天宮般的『色』彩,他才淡然地說:“累,為什么還要上來?這么累地到達終點,還有力氣看風景嗎?”

    唐可馨愣了,氣喘喘地看向那片晨光……

    莊昊然沒有在山頂逗留多久,就已經轉身迅速地下山!

    唐可馨真的是要瘋了,大叫:“哎!你好辛苦才爬上來,為什么要那么快下去?”

    “在那里作什么?”莊昊然的聲音,從那頭傳來。

    “啊啊!”唐可馨再哀號了好幾聲,才嗚嗚咽咽地爬起來,跟著他往下跑!

    莊昊然真的是時間觀念好強的人,從山下下來,剛就是八點三十分,他快步地走進亞洲酒店大堂,所有員工紛紛尊敬地彎身致禮,唐可馨人已經累得滿頭大汗,身子骨頭都要散架地繼續撐著那條竹桿,跟在莊昊然的后面,要走進電梯……莊昊然手一橫在電梯門口,轉過身看向她,說:“你是亞洲酒店的客人嗎?你憑什么跟進來?”

    唐可馨疲累地看向他,嘻地一笑,揣手進口袋里,掏出一張帳單,揚給莊昊然微笑地說:“這是我今天早上回家的時候,在這里買了一杯咖啡喝,我也算是小小的客人啦……”

    她向他拋了一個媚眼。10sse。

    莊昊然冷眼地看了一下這個人,才松開手,唐可馨竄進電梯內,按下關門鍵。

    電梯迅速地往上竄,不消一會兒,就到達總統套房樓層,緩聲地打開。

    莊昊然迅速地走出電梯,唐可馨連忙跟了出來,看向他,求情似的說:“讓我進去……給我杯水喝嘛……好口渴啊……”

    莊昊然沒理她,只是快步地閃進去,就要關上門,誰知道他看到五個手爪子,死粘在門邊上,他皺眉地扶著門,看向她!

    唐可馨再流『露』可憐的表情,說:“……賞我杯水喝嘛……好嗎?我真的好口渴好口渴啊……”

    莊昊然沉看了她一眼,尤其是那雙大眼睛,便冷臉地松開手,自已一人獨自走了進去。

    唐可馨一陣開心地重喘了口氣,連忙像人家女朋友那樣走進來,迅速地關上門,轉過身已經看到莊昊然脫下了白『色』的外套,穿著白『色』的短袖t恤,白『色』運動褲走上樓,她朝著他笑得好萌地甜叫:“總裁,好帥!”

    他沒理她,獨自上樓,砰的一聲關上房間門。

    唐可馨真的是累癱了,卻沒敢休息,跑進廚房,迅速地開火,放上平底鍋,像放快片一樣,拿出三個雞蛋,灑上一點鹽,打在水晶碗里,迅速地打散,看著鍋已經熱了,馬上澆上橄欖油,再迅速地打著雞蛋,直至全部散了,立即將它們倒在鍋內,拿起鍋把,它們全平展在鍋面,煎成薄薄的一片,她開心地一笑,捧過來一個大碟子,將這雞蛋片,放在碟子里!

    她迅速再澆上橄欖油,從冰箱里,好熟悉地取出脆皮腸,往上面順方向,切了幾個小口,再放進油里煎,她眼看著那可愛的小脆皮腸,開始滋滋地炸開了,她立即好開心地從冰箱里取出三文治面包塊,放入烘培機內,再轉過身拿起刀子,往雞蛋上切下長方形的形狀,馬上取出炸得鮮亮的脆皮腸,一根一根地放在三角形的雞蛋塊內,再咚咚咚咚地切著幾絲莊昊然平時腌過紅蘿卜酸比,擺放在里面,將雞蛋皮迅速地包著脆皮腸和腌紅蘿卜絲,卷起來,用牙簽定住……

    唰地一下,五個雞蛋脆皮腸卷,已經放上了白『色』四方的碟子里,再在上面用小刀子,小刺了幾個水晶果,擺放在盤內,作好裝飾,立即上桌。

    叭!烘培機內的面包,叭的一聲跳起來!

    “等一下哈!”

    她立即再上火,快速地切下了一點姜絲,放進熱鍋內蒸,再從冰箱里取出莊昊然最愛吃的鮮蝦仁,放進生粉,鹽,麻油,一點醋,攪拌一下,放進鍋內煎了成小松鼠形狀,她立即提起方塊的面包,重壘成三塊,中間擺了青瓜片,火腿片,再沾上原味沙拉醬,切成四個方塊,擺放在圓碟中,想起父親說的,有形狀的菜式,擺放在非相同形狀的碟子里,會有不一樣的視覺效果,她微地一笑,將蝦球程對立的形狀,放在小四方形的三文治上方,再點上一點黃金魚醬,再抽出四根細小的紅蘿卜小苗,去皮,切成錐狀,擺放在各三文治之間,捧起來開心地一笑,立即再上桌,取過來一只水晶杯,上好凍酸『奶』,剛好聽到下樓梯的聲音,她立即抬起頭……

    莊昊然已然沐浴過了,換上了黑『色』條紋的白襯衣,黑『色』的休閑褲,頭發還是吹干過,有點柔軟地垂在眼斂邊,手里提著黑『色』西服,冷臉地走下來,聞到了一陣很好聞的法式早餐味道,他的眼斂稍提……14887356

    “總裁……早餐已經做好了……”唐可馨立即走到樓梯邊,雙手作拱,像個可愛的小矮人一樣,笑得好萌地看向莊昊然。

    莊昊然看了她一眼,倒也沒有再說話,只是默然地走下樓,將西裝扔到一旁,走進餐廳,看到奢華的餐廳,閃爍的水晶燈下,擺放著倆份十分爽口的早餐,透出來的一點蝦鮮與橄欖油味道,很是誘人……

    “您坐!”唐可馨好緊張地拉開椅子,抬起頭看向他!

    ***********************************************************************************************

    繼續更新!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