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1章 取消

    午餐后,大家正享用水果!颈绕嬷形木W www.biqi.me 首發】

    殷月容整個人像仙女一樣,捧著一盤剝了皮的仙桃,一會兒去喂小桐桐,一會兒去喂小衡衡,一會兒又跑去喂小奕奕……

    博奕混身像被針扎一樣,坐在沙發上,有點愣然地抬起頭看向殷月容。

    “來,吃吧!”殷月容手釵著仙桃,要把博奕當孩子來喂。

    “呃……阿姨……”博奕勉強地看向殷月容,苦笑說:“我不愛吃桃子……”

    莊艾琳坐在單人沙發上,一下子咬著棒糖,熱眼瞪他大叫:“你想死是吧?我媽喂你吃桃子,你敢不吃?”

    博奕一下子愣了地看向莊艾琳。餐午桃地混。

    “沒事沒事!”殷月容一下子就又那么夢夢幻幻地捧著自己的水晶盤,開心又快樂地說:“那是因為我女婿夠坦白,我就喜歡他這樣!”

    博奕聽著這話,一團氣咽在喉嚨里,完全釋放不出來,整個人程放空狀態,想無奈都嘆不了氣……

    “吃不吃?”莊艾琳再伸著拳頭,要死揍他。

    “謝謝阿姨……”博奕基于禮貌,瞧了莊艾琳一眼,才終于伸出手輕接過了那水蜜桃,放進嘴里稍嘗了一口,那對味道天生敏感的他,眼神一亮……

    “很好吃對不對?這是阿姨自己的果園從溫室里栽培出來的桃子哦!這是給我將來的孫子和外孫準備的!”殷月容一下子又笑米米地看向博奕說。

    “好吃,謝謝阿姨……”博奕只得客氣地笑了笑,再繼續輕嘗了一口水蜜桃,那張臉恢復得差不多了,也是個堅毅帥氣的男子。

    莊靖宇坐在單人沙發上,微笑地看著博奕,以長輩的姿態,慈祥地問:“博奕先生在中國的葡萄園,目前聲明在外啊,前段時間,所釀制的葡萄酒還獲得了世界金獎,恭喜你!

    “謝謝董事長……”博奕禮貌地點頭。

    “有想過要擴展自己的疆土嗎?”莊靖宇再笑問。

    “暫時沒有這個打算,目前只是我一個人在葡萄園守著,等將來時機成熟了,應該會有這個計劃!辈┺饶涿畹赜行┚o張。

    莊艾琳瞅著這個人。

    “我看昊然跟你感情這么好,去年我們環亞葡萄酒的銷量都多得你對這個市場的敏銳,希望將來能得到您更多的意見!鼻f靖宇微笑地說。

    “會的!辈┺壬钥蜌庑χc頭。

    “嘖,不就是個種葡萄的……。!”莊艾琳一下子按著自己的腦袋,不可思議地抬起頭看向母親正狠命地敲著自己,她大叫:“媽!你干嘛?”

    “你覺得你弟弟在洗碗很帥是不是?那你去。!”殷月容話說完,又飄到唐可馨的面前,挨著她坐下來,拿起釵釵釵起了一塊仙桃,送到這寶貝的嘴邊,說:“心肝,快吃片桃子,剛才扇昊然的耳光,一定手疼了吧……”

    唐可馨的臉刷地紅了。

    莊昊然正站在廚房那頭拿著抹布來洗碗,聽著母親這句話,再無奈地回過頭說:“媽,你不要這樣!”

    “不要怎樣都不關你事!”殷月容瞪了一眼兒子,說:“等會兒你臉如果消了,看我不收拾你!”10sse。

    莊昊然瞪著母親說:“它還不消?那我走出去多丟臉?”14887356

    唐可馨也有點尷尬地抬起頭,看了他一眼。

    “那么萌那么可愛的手掌印子,當然要在上面留久一點!”殷月容大聲地說。

    蘇洛衡幾人圍著沙發打牌,聽著莊媽媽的話,都又忍不住地笑了起來。

    莊昊然一下子十分生氣地轉過身洗碗。

    唐可馨卻聽著這話,心里有點沒底,看著莊昊然的背影,想著剛才扇他那耳光,是不是真的很出力啊……

    “是真的一個很漂亮的小掌!”殷月容一下子湊到她的面前,好萌地說這句話。

    “阿姨……”唐可馨仿佛被人戳中了心事,臉瞬間紅了,連忙低下頭。

    莊靖宇沉默地看著唐可馨那害羞尷尬的表情,眼斂稍低,思考事情幾分……

    “可馨!”莊艾琳坐在位置上,看向唐可馨有點故意逗她笑說:“要不,幫一下昊然洗碗吧,順便看看他那掌印子有多可愛……”

    “…………”唐可馨的臉再漲紅了。

    “艾琳……”莊靖宇看向女兒笑說:“可馨過門是客,你怎么能叫她幫那個蓄生洗碗……”

    莊昊然站在廚房里,聽著這句話,也有氣地說:“對對對,你們都不用過來,我一個人呆著好好的!”

    唐可馨聽著這話,想著不過去也實在是不好意思,便只得有些吱吱唔唔地站起來,看向大家有點勉強地笑說:“那……我過去幫一下忙……總不能讓總裁一個人洗碗……”

    大家一起微笑地看著她,都不作聲。

    唐可馨真是覺得丟臉丟到家,迅速地離開了客廳,走向莊昊然。

    “靠!”林楚涯一下子壓下a士!

    “給錢!我剛才賭小糖果去洗碗的!”蘇洛衡再伸手向林楚涯要錢!

    林楚涯生氣地掏出支票薄,寫支票,邊寫邊生氣地嚷嚷:“你『奶』『奶』的!今天老贏錢,你是不是穿紅內庫了?”

    廚房內。

    莊昊然正獨自一人為剛才噴飯的行為,在一個一個碗地洗……

    一陣咳嗽聲傳來。

    他稍愣地轉過臉,看到唐可馨人已經有點尷尬正站在冰箱門邊,他沉默了一會兒,繼續洗碗,說:“你進來作什么?休息一會兒啊,今天被我媽折騰得差不多了吧……”

    唐可馨不好說話,只是淡淡地走過去洗碗盤旁,看著整個盤里全是碗碗碟碟盤盤,她的心里想著莊家富可敵國,怎么就舍得這樣對自己家的兒子呢?她想到這里,忍不住輕地抬起頭,看到莊昊然的左臉,居然真的有一個好明顯的手掌印,甚至看出臉有些腫了……

    她傻眼了。

    莊昊然邊洗碗邊轉過頭,看著她問:“怎么了?”

    唐可馨一下子避開他的眸光,輕卷起自己的衣袖,說:“我給你洗吧,你休息一會兒,紗紗被傭人帶出去玩,可能就要回來了,到時候又纏著你不放……”

    “不用!我們家沒有女人洗碗!鼻f昊然直接來句。

    唐可馨愣了地看著他。

    莊昊然也突然稍怔,雙眸閃爍間,隱忍下內心感覺,說:“你快出去吧,我忙就好!

    他話說完,突然輕地皺眉,感覺嘴角有點傷口,裂得有點疼痛……

    “怎么了?”唐可馨突然有些緊張地偏過頭看他,果真看到他紅腫的嘴角流『露』一點紅血絲,她傻眼地沖口而出說:“打得這么重?”

    “…………”莊昊然沉默地看著這個人。

    三只剛才煮熟的大雞蛋,和一塊白紗布砸在消毒碗柜上!

    莊昊然與唐可馨倆人一起傻眼地看過去!

    “一盤我就不煮了!這個掌印,至少要三個雞蛋吧?”莊艾琳壞笑地說完話,就瀟灑地轉身離開!

    唐可馨的臉紅了,站在一旁默不作聲。

    “哎,你沒進廚房,怎么煮的這雞蛋?”莊昊然看著姐姐,驚訝地叫。

    “我一招三味真火,不熟才怪!”莊艾琳人已經往那頭走去了。

    莊昊然無奈地看著姐姐。

    唐可馨的雙眼閃爍,想了想,卻還是微地伸出手,拿起紗布,包著雞蛋重砸一下,邊有點燙地剝皮邊說:“我給你『揉』『揉』吧,這么帥的一張臉……”

    莊昊然看著她。

    唐可馨剝好雞蛋,便拿紗布包起來,抬起頭看向莊昊然呆站在一旁,她便默不作聲地一步上前,輕執著紗布,稍仰起臉,手指微捧著他的左臉稍轉向一邊,用有點燙滾的雞蛋輕地一碰……

    “。。!”莊昊然一下子退到冰箱的門前,皺眉捧臉重叫了一聲。

    “怎……怎么了?我沒有用力啊……”唐可馨一下子再走上前,好緊張地看向莊昊然的左臉,十分關心地問:“那里疼?是不是雞蛋太燙了?”

    莊昊然瞬間背著客廳外面熱鬧的家人,一下子將她擁入懷里,腑下頭雙眸熾熱地看向唐可馨,溫柔感『性』地腑頭問:“我媽剛才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唐可馨頓然一愣,看向莊昊然。

    “是真的嗎?”莊昊然再熱切地看向唐可馨,緊張地問:“告訴我!把你最真實的想法告訴我!相信我,我會處理好一切!相信我!”

    唐可馨的雙眸傾然通紅地看向他。

    “可馨……”莊昊然再要呼喚唐可馨……

    手機傾然響起。

    倆人一愣。

    唐可馨突然有些奇怪這個時候,誰打來電話,她剛才想伸手進運動口袋里拿手機……

    “別接!”莊昊然一下子握緊她揣進口袋里的手,雙眸熱熾地看著她,仿佛明白,或許就是一個電話,今天又會不同。

    “…………”唐可馨猶豫心疼地看著他。

    “別接!”莊昊然看向她的語氣,近乎哀求。

    唐可馨依然沉默地看著他,可是握緊那震動的手機,想起了蔣天磊為自己撞車的一瞬間,那雙眸的絕望與茫然,她還是咬緊牙根微地轉過身,抽出手機看了一眼果然是蔣天磊,她淡淡地按通了,輕應:“喂……”

    莊昊然站在一旁,看向唐可馨溫柔的背影,突然又有些明白苦笑地轉身,走出廚房……

    莊靖宇剛才要走進來倒水,卻看到兒子稍顯幾分失落地走出來,他皺眉問:“你怎么了?”

    莊昊然站停在父親面前,微地抬起頭,苦笑說:“爸……從小我一直盡量不讓你『操』心,因為我覺得讓你不『操』心,就是我對你最大的孝順,我對你是這樣的尊敬……可是那天在餐廳,你知道你讓她離開,真的成就我一生的遺憾……那是我唯一一次,有點生氣……”

    莊靖宇沉默地看著兒子。

    莊昊然不想說話,只是強喘氣息,臉上終流『露』幾分不理解與責怪的表情,終壓抑離開。

    莊靖宇站在一旁,雙眸閃爍稍想了幾分,終還是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朕系秘書說:“取消明天的國際連線會議,約好警察局長吃飯,我要長時間見見唐志龍!”

    ***************************************************************************************

    今天的更新到此結束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