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24章 愿望

    白『色』的小公寓!

    雅慧用完晚餐,沐浴后,穿著粉紅『色』的家居服,走出自己的房間,直接先下樓,站在樓梯轉角,看到拉拉與仙兒正有說有笑地拿著白『色』抹布,擦著青花瓷器,而詩語正將葉蔓儀派人送來的血燕窩與冬蟲草,小心翼翼地擺進了一個古董木盒子里,再留意廚房里要送給唐小姐的雪梨湯,蒸好了沒有……

    雅慧微笑地看向各人,邊下樓邊感激地說:“真的是辛苦你們了,才剛陪著可馨從酒店回來,又要這樣忙前忙后的!颈绕嬷形木W www.biqi.me 首發】”

    “沒有!我們做得很開心!”拉拉與仙兒著實很喜歡跟著可馨,便趕緊笑起來說,大有追趕小柔天真無邪之勢。

    “對啊……”詩語小心翼翼地捧著古董盒子放進餐桌后方的古董架上,才微笑地說:“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只要唐小姐舒服,我們就開心!

    “真的很感激你們……”雅慧話微笑地說完,卻稍顯疑『惑』地環看了整個客廳,奇怪地問:“對了?绍澳?怎么不見她?”

    詩語也停頓下來,想了想,才看向雅慧說:“她好像用完晚餐后,就直接上樓了,一直沒有下來……”

    『色』著直瓷『色』!芭?”雅慧奇怪了,想著大賽剛才結束,怎么也不下樓來休息一下?她疑『惑』而沉默地轉身,再重新上樓,來到唐可馨那扇白『色』縷花房門前,伸出手輕輕地敲了敲,才柔聲地叫:“可馨?”

    “進來……”一陣溫柔的聲音,輕輕地應著。

    雅慧便微笑地作勢推開門,可是推開房門的一瞬間,卻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她不可思議地站停身體,看向整個房間每個角落,居然全都鋪滿了通往全世界每個地方的機票,有巴黎,意大利,德國,萊茵河……她單是看到這些機票,都不禁一陣心『潮』澎湃,再逐漸地邁步往房里走,卻看到唐可馨正穿著沐浴后的白『色』運動服,披著稍濕潤的柔順長發,卷起她修長白晰的美腿,雙手抱膝,坐在書架旁的南瓜全圓形沙發上,抬起頭,看向掛在墻壁上的三十張通往倫敦的機票,每張機票的字跡,都顯得那么情意綿綿,臉不禁流『露』甜美而夢幻的笑容,雙眸偶爾折『射』一點溫柔,仿佛羞澀地思念某人……

    “………………”雅慧臉流『露』咤異的神『色』,來到唐可馨的面前,看向她一股傻勁,忍不住笑了,卻還是好奇地問:“我說!這是怎么回事?那里來的這么多機票?這得多少錢?”

    唐可馨聽著這話,卻只是溫柔甜美地看向她,帶著如孩子般幾分驚喜地問:“雅慧!你的人生中,有沒有想去的地方?就是突然閉上眼睛,就想要去的地方?”

    雅慧一陣無奈笑意地看向唐可馨。

    “快說!”唐可馨看向雅慧,近乎撤嬌地說。

    雅慧站在唐可馨的面前,停頓地想了想,才看向她,帶著某點向往,微笑地說:“我想去加州!我聽說那里有世界上最美的陽光!我想邁步在滿是橙子的花園里,享受著那像陽光一樣的果汁……為我們曾經有點艱苦的人生,再滴上一點陽光!”

    唐可馨聽著這話,雙眼一亮,傾刻站起身子,腑下身到處張望,終于微笑地在自己的書桌旁,伸出手,拿起了鋪展在地上一張機票,亮在雅慧的面前,果然是一張通往美國加州的機票,她心『潮』澎湃,快速而感動地笑說:“在美國加州納諾瑪縣,有一個世界著名的莊園,叫喬丹莊園……它位于亞歷山大谷!那葡萄園很美,一條寬敞而平坦的大路,兩邊是筆直的橡樹,林蔭郁郁,漂亮的酒莊外面,還爬滿了綠籬,開著棗紅『色』的花……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坪,不禁讓人心曠神怡……那是一個很美很美的地方……那是一個很美很美的酒莊……”

    “………………”雅慧沉默地看向唐可馨,感受到這個女孩那點幸福得來不易的喜悅,她不禁微微一笑,雙眸稍紅潤……1gst1。

    “你發現了沒有?”唐可馨再那般感動與驚訝地看向雅慧,說:“你發現了那些機票的秘密沒有?”

    雅慧不解,緩緩地腑下身,看向鋪展在地面的張張機票,并沒有瞧出任何的不妥,便抬起頭,疑『惑』地看向唐可馨,問;“什么秘密?”

    唐可馨的雙眸溢著淚水,看向雅慧,那般激動地說:“那些機票,通往每個世界上最美麗酒莊的機票,只有一張!”18700627

    雅慧再深徹地看向她……

    唐可馨的心猛地一疼,卻疼得那樣幸福地看向雅慧,哽咽地說:“他知道,我的整個人生情懷愿望都屬于葡萄酒!他明白,我是如此渴望,自己一個人獨自走走那些莊園……不管是邁著風雪,還是踏著陽光……他都希望我能自己好好地去感受那份屬于我自己的智慧,我自己的精彩,我自己的那點花香……他愛我……他愿意為了我的父親,忍受那寂寞……他愿意為了我的理想……忍受那寂寞……他一直會在機場等我……等待我真的能和他一起走的那天……”

    雅慧的雙眸溢淚地看向唐可馨!

    “你快告訴我!這些機票是不是真的?這點幸福,是不是真的?”唐可馨突然變得好激動地看向雅慧問。

    雅慧心疼地看向唐可馨,面對幸福,這般戰兢,她微伸出手,溫柔地輕撫面前女孩那溫熱的小臉,才腑下頭,真心地說:“傻丫頭。如果你過去那么艱苦地走過來,是一直為了更艱苦……那么一切有什么意義?幸福終會回來的……夢想也終會到達……”

    唐可馨的雙眸滑落淚水,再深切地看向雅慧,哽咽地問:“真的嗎?”

    雅慧幾乎肯定而微笑地點點頭,然后輕撫著唐可馨重新坐在那南瓜沙發上,微喘息一口氣,才輕擁著她的身子,柔聲地說:“不要那么戰戰兢兢的。這一切,都是你咬牙堅持得到的,未來………不管唐叔叔是為什么原因反對你們,但還有什么比能相愛更幸福?還有什么比能經得起空間的距離,時間的距離的考驗,來得更美?我相信,你們不管獨自一人,分開在那個角落,都是那般的相愛……這是更成熟的愛情!這是更美的愛情……”

    唐可馨靠在雅慧的懷里,雙眸輕顫抖淚光……

    “會幸福的!我相信……”雅慧再輕擁唐可馨,真心而感嘆地說。

    唐可馨緩緩地有點相信了,雙眸流『露』那點溫柔,看著張張鋪展在地上的機票,她情不禁微而感觸地一笑……

    雅慧也微笑地看向那些機票,柔聲地說:“我說……如果比賽完了,不管結果如何,你最想去那個地方?”

    唐可馨聽著這話,雙眸微閃爍,再緩緩地瀏覽地面上那張張機票,想起莊昊然曾經在晉羅旺斯那個美麗的地方,在每家每戶擺上泛藍的信箋與玫瑰花,她的心甜蜜一下,才靠在雅慧的懷里,柔聲地說:“我想先去普羅旺斯……學那個人孤獨地走走大街小巷,然后再在每家每戶擺上泛藍的信箋與玫瑰花,告訴那里的所有人……說我愛他……”

    雅慧忍不住笑出來,說:“那小鎮的人,不是很忙?為了你們的愛情……”

    唐可馨再羞澀地一笑……

    “還有呢……剛比賽完,有什么愿望?”雅慧盡量問些開心的事。

    唐可馨靠在雅慧的懷里,沉臉地想了想,才終于臉流『露』那點神秘甜美的模樣,笑說:“我……我想……去莊昊然家里睡覺!”

    “?”雅慧聽著這話,驚訝地偏頭,看向唐可馨,失笑地說:“你說什么?”

    唐可馨頓時如同孩子,瞪大眼睛,看向雅慧坦率地說:“我想去他家里睡覺!就是那個……有他爸爸媽媽和姐姐的家里睡覺!首先當天晚上,我們一家人有說有笑地用完晚餐,接著我先去洗澡,然后莊昊然或許跟爸爸媽媽姐姐在說笑,又或許在臥房,忙公司的事!然后我洗過澡,穿著粉紅『色』的睡衣走出來,先到姐姐的房間,很賢慧地說:姐姐………我睡了……晚安……”

    她話說完,整張臉就像做夢一樣,瞪大眼睛,呆得個鴨子一樣,好甜美……

    “………………”雅慧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張大嘴巴,看著這個人……

    “接著……”唐可馨還沒完,她馬上臉流『露』一點急切表情地卷起雙腳,靠在雅慧的懷里,帶著那點激動與沸騰地笑起來說:“然后,我就像天下所有的好媳『婦』那樣,走到公公婆婆的臥房門前,輕輕地敲了敲門,然后才臉流『露』甜美的笑容,推門進去,對著他們說……公公婆婆……我睡了……晚安!”

    噗!

    唐可馨一下子伸出雙手,好害羞地捂住臉,得意地笑說:“我能感覺到,他們一定很開心地和我說晚安!然后我就回自己的臥房,一下子像跳水冠軍那樣,撲到莊昊然的懷里,在那個時候,他有可能要忙,我先睡了!噗!”

    她的身子有點抖,不好意思說下去了,好開心好開心地抽搐笑了!

    “…………”雅慧臉流『露』哭笑不得的表情,看向唐可馨這模樣,頓時……她無奈地搖搖頭,失笑地說:“好了……我終于可以放心地結婚了……”

    “?”唐可馨臉上還掛著澀羞而夢幻的笑意,卻流『露』一點疑『惑』的表情,看向雅慧問:“為什么?”

    “為什么?”雅慧直接伸出手,重打一下唐可馨的肩膀,才有點失落地叫起來:“死丫頭!當時和蔣總裁分手,和莊總裁吵架的時候,天天吵著我不要嫁人,你要和我永遠在一起!問你比賽后的愿望是什么?你居然是到別人的家里睡覺!你的眼里根本沒有我!翅膀硬了,有男人了,就不要朋友了!”

    “哎喲!不要這樣說!我也把你一起帶去!”唐可馨一下子撤嬌地擁著雅慧,臉紅失笑地說!

    “我為什么要跟你一起去?”雅慧作勢要推開她,失笑地說:“我得謝謝莊總裁!這么多年了,我終于把你這個粘人的東西給脫手了!”

    “不要這樣說嘛!”唐可馨再撤嬌地擁著雅慧。

    “聊什么這么開心?”詩語捧著雪梨湯微笑地走進房間,并不奇怪這滿屋子的機票,因為這是唐可馨支使仙兒與拉拉忙了一整天的結果,但看向她們這么開心,便好奇地問。

    “聊到別人家里睡覺!不要臉的東西!”雅慧忍不住笑了。

    唐可馨一時臉紅紅地看向雅慧,不好意思說了……

    詩語微笑地不作聲,卻捧著糖水來到唐可馨的面前,柔聲地說:“唐小姐……雪梨湯燉好了,您先喝了吧……”

    “雪梨湯?”唐可馨一時亮大眼睛,看向詩語,關心地說:“今天回來的時候,看到小薇開車時,說話嗓子啞啞的,您如果燉得多點,給她捧一盅過去……”

    “好的……”詩語微笑地點頭。

    此時,夜涼如水,大雨剛過,空氣都冷冰冰的……

    小薇與小霞齊時站在別墅外,緊繃著臉龐,到處環看周圍情況,不時與杜威與姜偉取得朕系,突然一個黑影如同閃電般一竄而過,她們的雙眸即銳利閃爍,身體如閃電般飛出去————

    ****************************************************************************************************

    繼續更新!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