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霸刀殺天

第五十八章 坑人

    那枚白色戒指自己曾經研究過多次,卻始終發現不了任何玄機,久而久之,自己也就將其放在一旁,不再過問了。

    眼下聽這炎一說到儲物戒指一事,便立馬想到了那個白色戒指。

    想著,武冽便從懷中將白色戒指拿出,沖炎一問道:“老頭,你看這是不是儲物戒指?”

    炎一見多識廣,一眼便是將這白色戒指給認了出來,道:“不錯,這的確是儲物戒指,而且比那人的品級還要高,品相不錯,你小子從哪搞來的?”

    武冽笑笑,沒說話,所謂往事不堪回首,不說也罷。

    況且,他與炎一的關系雖大有改善,但是還沒有到那種無話不說的地步。

    得知這白色戒指是儲物戒指后,武冽雖十分好奇這白色戒指里面都有些啥,奈何自己現在修為不夠,得等到自己晉升武英之境后,打開了識海,擁有了神識,才能使用。

    于是,便又將其收了起來。

    收好戒指后,武冽走到中年男子的尸體旁,拔出青竹刃,就在地上開始刨起了土。

    炎一見狀,催促道:“你小子做甚?還不趕緊開溜,若是再有追兵前來,我可救不了你,這次使出黑焱火對付這廝,已經耗費了我不少魂力,短時間內無法再使用了!

    武冽一臉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一邊刨著坑一邊回道:“第一次殺人,總得做點有意義的事情,留個紀念不是,挖個坑把他埋了,讓他土歸土,塵歸塵,也算是對得起他了!

    炎一:“…………”

    以武冽如今的實力,刨個土坑自然是手到擒來的事,不出片刻,一個小型土坑便是被他刨了出來……

    刨好坑后,武冽將中年男子的尸體一腳踹進了土坑,然后將泥土又填回了坑里。

    填完后,又站在泥土上蹦跶了幾下,準備離開時,突然又覺得好像少了點什么。

    “唔……再給他立個墓碑吧!”

    武冽賊賊一笑,青竹刃幾個揮動之間,就地取材的一面木制墓碑便是被他制造了出來。

    墓碑上,還刻著“中年老王八”五個字……

    將墓碑插在土中后,武冽一個后跳閃開,這才看著墓碑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座墳墓除了沒有小土丘外,倒也還算是像模像樣了!誒,老頭,你說我這算是坑人嗎?”

    炎一:“…………”

    武冽見炎一對自己已經無語了,大笑了幾聲,隨后腳步一動,身影起起落落,便消失在了林中。

    就在武冽離開大概一個多時辰后,一老一少兩名男子突然出現在武冽剛才“坑人”的地方。

    那名少年此時一臉的陰霾,額頭上青筋暴起,似有滔天大怒一般。

    “徐伯,確定就是此處嗎?”

    少年雖口中敬稱徐伯,但是口中的語氣卻是一點也不客氣。

    那名老者聞言,點了點頭,道:“確是此處,老二的氣息,就是在此處消失的!

    “哼!真是沒用的廢物,連武士后期都對付不了,真是死不足惜!”

    少年一臉不屑道。

    這名少年,正是之前在太一拍賣會上,與武冽爭奪落崖步法的那名少年,而這名老者,正是當時出言提醒他之人。

    老者口中的老二,正是這名老者的次子,就是那名追殺武冽的中年男子。

    這老者也是可憐,親兒子丟了性命不說,還被這少年如此辱罵,作為父親的他,心中頓時升起一股無名的怒火,但是礙于少年的身份,又不好發作。

    老者走到那塊被武冽刻著“中年老王八”的木碑前,面目表情地看著木碑。

    “哼!中年老王八,好一個中年老王八!”

    說著,老者對著木碑一掌轟出,將木碑轟得粉碎,渣都不剩。

    少年見狀,面露不耐之色,道:“行了徐伯,趕緊將他挖出來,看看那枚太武令還在不在他身上,可千萬不要出了差錯才好!

    那老者應了一聲后,手中憑空多出一把長锏,一陣舞弄后,中年男子的尸體便被他給刨了出來。

    老者看著中年男子的生氣全無,五臟俱碎的樣子,嘆了口氣,眼中閃過一絲痛惜之色,隨后便在中年男子的尸體上摸索了起來。

    片刻后,老者眉頭一皺,他并沒有在中年男子的尸體上發現太武令,就連中年男子的儲物戒指也是不翼而飛。

    老者回過頭來看著少年,一臉的陰霾,道:“少主,不出所料,太武令不見了,老二的儲物戒指也不見了,想來是被那小子給順了去!

    “哼!真是廢物一個!當初若不是你執意要讓這徐老二跟來,來的本應是徐老大,若是他來,肯定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如今太武令丟失,徐伯你也逃脫不了干系!”

    少年一番埋怨后,仍是怒氣未消,又道:“也不知父親抽了什么風,竟將一枚太武令分給了你們徐家,而你居然給了最沒用的徐老二,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老者聞言,強忍著心中的怒意,道:“老二雖然資質平平,不過他卻生出了一個了不得的孩子,那枚太武令,本想給那孩子用的,可惜……”

    “你是說徐花兒?”少年聞言后,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名美麗少女的身影,同時臉上還露出了一副癡迷之色。

    老者見了少年臉色后,心中厭惡之情頓生,但表面上依然是如平常一樣地點了點頭。

    “這徐老二能生出徐花兒這么個怪物,倒還算是有本事,不過就算如此,如今太武令丟失,我們回去定然少不了一番責罰,你有辦法找到那小子嗎?”少年花癡了片刻后,便恢復了往常的傲然之色。

    老者點了點頭,道:“老二的儲物戒指當年是我贈與他的,那上面留有我的神魂印記,那小子還沒走出多遠,以我的遁速,不出半個時辰就能追上他!

    “若是帶上我呢?會不會影響你的遁速?”

    “少主說笑了,并不會影響!

    “哼!搶了我的東西,還殺了我的仆人,我今天要讓你知道,什么叫殘忍!”

    少年一臉戾氣,在他眼中,武冽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