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霸刀殺天

第一百零七章 全是怪人

    武冽面露意外之色,不知這王執事此問的本意,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這并沒有什么好隱瞞的,只要自己不將自己修煉的是玄天功法一事說出來就行了。

    畢竟這玄天功法實在是太過驚世駭俗,用炎一的話來說就是,整個武神大陸有沒有一本玄天功法都還是未知數呢。

    王執事見武冽點頭,笑了笑,道:“既然武師侄已經有了修煉功法,那我就不帶你去傳功閣了,直接去承武樓吧!

    武冽雖然沒去過那什么傳功閣與承武樓,不過聽這名字也猜了個大概。

    那所謂的傳功閣,想來應該是挑選修煉功法的地方,而這承武樓,應該就是這太一門所藏武技的所在地了。

    “那就有勞王執事了!蔽滟笆值。

    王執事對武冽的態度頗為滿意,當即笑道:“武師侄就不必這么見外了,直接喊我王師叔就可以了!

    “王師叔!蔽滟膊怀C情,立馬就喊了一聲,能與一名執事打好關系,對他來說只是有利無弊,自然不會不識抬舉。

    王執事看武冽是越來越順眼,大笑一聲后,便朝著一處寬大的通道走去。

    武冽見狀,也跟了上去。

    通道極為寬敞,就是十數人同時并肩前行,也不會感到絲毫擁擠。

    武冽驚訝的同時,又對太一門這個龐然大物的雄厚實力多了一分認識。

    通道連接著后山,延綿數里,這點距離對于武者來說,自然不算什么。

    沒多久,兩人就來到一處山洞前。

    武冽見到這山洞的規模倒是沒有多吃驚,這山洞口的寬大也就與驚吼獸王的洞穴相差無幾。

    令他感到新奇的是,這山洞的入口處,不是大門,也不是什么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而是一面看起來虛幻無比的白色光幕。

    朦朧無比,看不到里面絲毫。

    山洞口上面,寫著“承武樓”,三個金光閃閃的大字,奢華無比。

    洞口兩側,站著兩名武者,看上去都是二十多歲,修為也都差不多,一個武英中期,一個武英初期,皆是身穿黑袍,頭戴黑冠,一臉的肅然。

    武冽在通道的路上就已經被王執事告知,這所謂的“承武樓”,跟武冽想的一樣,就是太一門的武技典籍所在,整個太一門的傳承武技,便是都在這個名為“承武樓”的山洞之中。

    武冽看著洞口兩側的兩名武者,心中頗為納悶,按理說這么重要的地方,怎么會只派兩名英級武者看守呢?

    不過轉念又一想,便釋然了。

    這承武樓怎么說也是在太一門的大本營內,想來也不會有什么人敢到此處來撒野,若是真的有如此不怕死之人,想必也應該是頂尖強者了。

    這太一門總不能時時刻刻讓一個武極強者到這里來看守大門吧……那不就滑天下之大稽了嘛。

    武冽這么想,倒是猜對了一大半,還有一點武冽想不到的是,這承武樓的進出,都是有著陣法禁制的,必須經過看守之人的同意,才能入內。

    而且這承武樓內,也并不簡單。

    “將禁制打開,我要帶這位武師侄進去挑選一些武技!蓖鯃淌律锨皩δ莾擅词匚湔哒f道。

    那兩名看守似乎認得王執事,當即行了個禮,由左邊那名看守開口道:“見過王師叔,這位師弟有些面生,可是新進弟子?”

    “不錯,我知道你們的規矩!蓖鯃淌抡f著,便掏出了一枚令牌,在守衛面前晃了晃。

    按照太一門規定,新進弟子挑選武技,必須要有通行令牌才能入內。這王執事手中拿的,便是通行令牌。

    “請!”

    那名守衛看到王執事手中的令牌后,頓時躬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與此同時,另外一名守衛從懷中摸出一塊劍形玉佩,將其嵌入到了光幕邊上的石壁中。

    此舉一完成,那光幕突然一陣閃爍。緊接著,光幕的中間部分瞬間變淡,出現了一個可過數人的通道。

    王執事見狀,點了點頭,就舉步走了進去,武冽心中大呼了一聲神奇之后,也緊隨其后。

    剛一進來,武冽就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這山洞之中與那簡陋的入口相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里面滿是富麗堂皇,到處都是晶燦燦的,就連那些用來裝放武技典籍的架子,都是用武冽所不知的一種水晶做的。

    武冽這個“鄉巴佬”哪里見過這般奢華的景象,心中震驚的同時,也趁機狠狠地感受了一把。

    在這奢華的大廳角落處,有著一個小棋桌,桌上擺滿了密密麻麻的黑白棋子。

    桌前坐著一名白發男子,正面露沉思地盯著桌上的棋局,兩指中,還夾著一顆白色棋子,另一只手則是放在了黑色棋盒中,不停地把弄著盒中的黑色棋子,一副舉棋不定的樣子。

    這名男子雖然白發白眉,但是面容看上卻一點也不顯得蒼老,也就四十多歲的樣子。

    男子雖然沒有將自身的武道氣息散發出來,但是武冽見到這名男子的那一刻,仍然是能感覺到此人的深不可測,不是身旁的王執事能夠相比的。

    王執事見狀,想要上前說話,但是又面露遲疑之色,有著躊躇不定,思量一番后,還是決定先等一等,便恭敬地站到了一旁。

    武冽見王執事這般模樣,頓時對這名白發中年人的身份大感好奇起來。

    雖說這王執事之前在器具閣一開始對那位許前輩也頗為客氣,但是并沒有這般畢恭畢敬,由此,這名白發中年人的身份,可見一斑。

    白發男子在武冽二人一進來的時候,就感受到了他們的存在,也沒理會,依舊自顧自地盯著自己的棋盤。

    武冽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卻在心中腹誹不已,心想:這太一門都是些什么古怪的家伙?怎的都這般難伺候。

    ……

    一會后,白發男子突然猛地站了起來,然后大手一揮,將整個棋盤給拍得粉碎,憤憤道:

    “他娘的,實在是難解,不玩了!”

    白發男子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可把武冽二人給嚇了一跳,兩人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

    “內門弟子上二樓,每五十積分限時一個時辰,外門弟子就在此處大廳查閱,同時同分,拓印視品級另算!

    這位實力高深的白發男子似乎心情很不好,說完這句話后,也不管武冽二人是何反應,自顧自地拿出了一套“巨型”掃帚簸箕,開始清掃著地面……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