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霸刀殺天

第一百二十二章 約戰

    “你小子是誰?之前怎么沒見過你?你一個中期的垃圾不好好修煉,跑出來嘚瑟什么?”其中一名長得歪鼻子斜眼的男子,指著武冽的鼻子大罵道。

    這名男子雖然是武英后期,不過年齡不小,看上去三十多歲,這資質在太一門里面,可謂是墊底的存在了。

    武冽沒有理會男子的輕蔑之言,他此時正盯著那名被圍在中間的人,滿臉的意外之色。

    而那名被圍在中間的人,此時也露出了訝異的眼神看著武冽。

    這名被圍之人不是別人,正是一個多月前為武冽帶路,領著武冽到一號藥園的那位不貪財的曹包師兄……

    “曹包師兄,你怎么會在這?他們?”武冽率先回過神來,看了看曹包,又看了看眾弟子,一臉疑惑道。

    “是武師弟啊,我沒事,不用理會他們!辈馨鼣[了擺手道,他并不想把武冽卷進來。

    武冽可不傻,這幾個人把曹包圍得嚴嚴實實地,每一個好臉色,一看就是心懷不軌。

    雖說武冽并不是一個愛多管閑事的主,但是這曹包師兄曾經幫助過他,盡管只是帶路這樣一種小事情,但是武冽一向是有恩必報,又豈能坐視不理呢。

    那名率先質問武冽的武英后期弟子,見武冽與曹包二人居然都將自己無視掉了,頓時感覺顏面大失,怒道:“我在跟你說話你沒聽見嗎?你是聾子還是瞎子,還是說你根本就聽不懂人話?”

    武冽聞言眉頭一皺,這有些人越不把他當回事,他反而越是蹦跶的歡,簡直就是典型的欠收拾,不過這斗嘴,武冽可還沒有怕過誰呢。

    “反正你怎么罵我,我都不會怪你,因為爹爹愛你!蔽滟中Φ。

    既然知道這群家伙是在為難曹包師兄,而且又一而再地對自己出言不遜,那么武冽也不介意好好管教他們一番。

    那名武英后期的弟子被武冽這么一擠兌,臉上頓時青白交錯,不知該如何反駁,你說要是開口大罵的話,那不是正應了武冽那句話嗎,但是不罵吧,心里又實在是氣的得不行。

    堂堂武英后期境界,居然被一個武英中期境界的小子這么生懟,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

    要不是宗門規定弟子不允許私斗,這家伙說不定早就掄起袖子就要跟武冽決一死戰了呢……

    “本大爺不罵無名之輩,敢不敢報上名來?”這名武英后期的弟子咬了半天呀,憋出這么一句話來。

    “你可真不孝順,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了,聽好了,爹爹叫做武冽,以后可別忘記了喲!”武冽看著那名武英后期的弟子,一臉戲謔道。

    “武冽是吧,你有種!嘴上功夫挺厲害的,就是不知道手上功夫是不是一樣犀利,敢不敢跟我約一把?”那名武英后期的男子死死地盯著武冽,眼睛都快噴出火來了。

    本來他今天叫了幾個人,就是專門為了奚落這個曹包一番,卻沒想到半路殺出個武冽,你說氣人不氣人吧。

    “嘖嘖,沒想到你還好這一口,小爺我的取向可是正常的很,才沒那閑工夫跟你約什么呢,你身邊弟兄那么多,還不夠你用嗎?”

    武冽明知道那武英后期弟子說的話是什么意思,卻還是故意奚落道。

    “你小子是不是活膩歪了?”

    “你小子說什么呢?”

    “老子取向也正常!”

    其他幾名弟子聽了武冽的話后,也紛紛加入了戰團。

    “哼!我不跟你耍嘴皮子,敢不敢跟我打一架?”那名歪鼻子斜眼的弟子此時居然沒有理會武冽的調戲之言,而是將話直接簡單明了地說了出來。

    “武師弟莫要沖動,這件事情與你無關!辈馨K究還是心底善良,不愿意將武冽牽連進去,何況,在他眼里武冽一個武英中期的武者,怎么可能打得過一名武英后期的武者呢。

    “約戰?”武冽聽了那歪鼻子斜眼的男子的話后,手摸著下巴,一臉若有所思。

    他心想,跟這丑東西打一架也并沒有壞處,一來嘛,替曹包師兄解了圍,二來可以借此機會看看自己現在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什么水準。

    雖然沒有試過,但是武冽自信,對付這名資質平平的又狂妄自大的丑東西,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

    “怎么?怕了?既然喜歡當縮頭烏龜,就不要出來做什么出頭鳥,強行出頭,可是會被砍頭的哦!”

    那丑東西見武冽陷入沉思中,生怕武冽不同意,當即用起了激將法,說話的同時,還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武冽當然不會將那丑東西的話聽進去,他若是想戰,那自會戰,他若是不想戰,怎么說都沒用。

    當然,自己親人這一塊逆鱗要是被人觸碰到了,那就不是友好切磋這么簡單了。

    “好,我應戰,你說吧,何時何地?”

    那丑東西見武冽居然真的答應了,心中頓時狂喜不已啊。

    “老子嘴上斗不過你,一定會在手上好好地討回來的,而且一定要讓你加倍奉還!”丑東西心想道。

    “明天一早,外門比武臺,誰不來誰是孫子,怎么樣?”丑東西揚著頭顱看著武冽,一副唯我獨尊的樣子。

    武冽見這丑東西這般模樣,嗤笑一聲,道:“不如將時間提前吧,小爺可沒有那么多時間陪你玩耍。就現在吧,如何?”

    “現在?”丑東西聞言一愣,他故意將時間說在明天,就是想要到處宣傳一下,讓武冽當眾出丑,順便展現一下自己的風采。

    若是現在就戰的話,那計劃豈不是要泡湯了?若是不能讓武冽當眾出丑,那他心里可是不夠解氣的呀。

    武冽見那丑東西一臉猶豫的樣子,頓時眉頭一皺,不耐道:“怎么?有問題?還是說你又不敢了?”

    “你說我怕你?真是天大的笑話!兩個時辰后,比武臺見!”

    丑東西被武冽這么一嘲諷,頓時怒火中燒,他堂堂一個武英后期,會怕一個武英中期的小子?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