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霸刀殺天

第一百二十四章 比武開始

    “既然來了,就趕快上來吧,別讓眾位師兄弟等太久了!被I東喜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傲然地對著武冽說道。

    “如你所愿!蔽滟肿煲恍,就欲躍上比武臺,卻被曹包師兄拉住。

    “武師弟千萬當心!”曹包師兄一臉擔憂地叮囑道。

    武冽拍了拍曹包師兄的肩膀,示意他不用擔心,隨后一個漂亮的大空翻,矯健地躍上了比武臺。

    “上了這比武臺可就不能后悔了,小子,我會好好讓你知道,得罪了我籌東喜,是個什么樣的下場!”

    籌東喜見武冽上臺,頓時將他丑惡的嘴臉完全地展現了出來,那丑陋的面龐加上丑陋的表情,活生生的一個奇丑無比的丑東西……

    “呵呵,你還真是個丑東西呢!

    武冽之前在驚吼林里就已經見到過一個三剎傭兵團的奇丑無比的男子了,本以為那名男子應該是這世上最丑的人了,可沒想到,這一丑還比一丑丑啊,真可謂是丑外有丑。

    “牙尖嘴利,跟個娘們一樣,我看你的拳腳,也跟個娘們一樣軟吧!”籌東喜平日里最記恨別人拿他的長相說事,如今這武冽當眾嘲諷他,他心中的怒火可謂是直線上升。

    那些圍觀的太一門弟子,其中也不乏有一些女性弟子,這些女弟子聽了籌東喜的話后,頓時就不樂意了,一個個開始對籌東喜口誅筆伐起來。

    “你個丑東西看不起誰呢?”

    “信不信老娘滅了你?”

    “師妹別理他,這人長得丑就算了,沒想到品行還如此低劣,居然看不起姑娘家!

    “就是,我看那位師弟長得倒是不錯,雖然不算太英俊,但是看起來好有氣質!”

    ……

    籌東喜見自己居然犯了眾怒,頓時嘴角一抽,當即不再廢話,沖著武冽鞠了個躬,拱手道:“太一門外門弟子,籌東喜,請武冽師弟賜教,拳腳無眼,點到為止!

    這籌東喜這般作態,倒不是因為他突然變得懂得禮數了,而是這太一門的規定如此。

    比武之前,兩人都會互相行禮一番,而且比武嚴禁使用兵刃,不可致人死殘。

    這些規矩武冽在來比武臺的路上,就已經聽曹包師兄說過了,自然也是懂得,便也有模有樣地,沖著籌東喜行了個禮,拱手道:“太一門外門弟子,武冽,請籌東喜師兄賜教,拳腳無眼,點到為止!

    “哼,別說我以大欺小,為了公平起見,我就讓你先出手,怎么樣?夠意思了吧?”籌東喜歪著腦袋,一臉不屑道。

    在他眼里,這場比武,他是絕對的勝利者。

    武冽聞言,搖了搖頭,道:“若籌師兄是因為我先出手而落敗的,想必到時候籌師兄必定會心有不甘,為了防止這種事情的發生,我看還是由籌師兄先出手吧!

    “什么?你說你能打敗我?這簡直就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你們說好不好笑?哈哈哈!”籌東喜見武冽居然大言不慚,頓時怒極反笑。

    不過可惜的是,他的這番言語,并沒有幾個人配合他,除了那幾個他的同伙外,其他人根本沒有理會他。

    王執事看著臺上的武冽,一臉的訝異,他心想:這娃娃不像是這種自不量力的人,莫非他真的有本事打敗這武英后期的籌東喜?

    “你們到底打不打?”

    “就是啊,能不能別墨跡了?”

    “看淡生死不服就干!”

    眾人有些等的不耐煩了,紛紛催促道。

    “我說丑東西,廢話就不要多說了,你不是很想哭教訓我嗎?我現在就站在你的眼前,你還不出手更待何時?”

    武冽雖然心中有把握能夠戰勝這籌東喜,不過也不會大意輕敵,以言語相激,逼他出手先一探虛實,自然能夠讓勝的幾率再增加個幾籌。

    這籌東喜本就是個頭腦簡單之人,被武冽這么三番兩次地小看,哪里還忍受得了,當即就將渾身的氣勢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

    嘴里還念念道:“臭小子,你有種!老子今天非得好好教訓你!”

    “有些本事!

    武冽看著籌東喜,似笑非笑道。

    “哼!有些本事?那不知道這樣子,算不算有本事!”

    籌東喜話音一落,腳下猛地一蹬,整個身子突然暴沖出去,同時單手成拳,對著武冽的面門狠狠地轟了出去。

    這一拳雖然沒有武技的加持,但是那武英后期的磅礴武氣,使得此拳竟是比普通刀刃的殺傷力還要強大。

    這籌東喜在普通武者里面或許還算有些本事,但是在武冽面前,還是有些不夠看的。

    武冽一年的魔鬼修煉,可不是白練的。

    腳下腳步微挪,武冽直接一個側身就避開了籌東喜的“鐵拳”。

    拳頭從武冽面前劃過,那強勁有力的拳風,將武冽的頭發都刮得飄動了起來,聲勢倒是不錯。

    避開了籌東喜的拳頭后,武冽直接伸出手掌,同樣是簡單粗暴的一掌,直接對著籌東喜的腰部拍去。

    這籌東喜雖然沒有什么實戰經驗,不過畢竟是武英后期的武者,自然不可能被武冽就這么輕而易舉地就擊敗了。

    籌東喜見武冽一掌拍來,臉上露出一絲不屑,拳頭一個回首掏,就擋住了武冽的手掌。

    兩人這么一個來回互相試探了一番后,便又分了開來,四目相對。

    “這小子的力道怎么會這么大?武體居然如此強橫?”籌東喜感受著手上的疼痛,心中有些詫異。

    剛才他用拳頭化去了武冽的攻擊后,就感覺到自己的拳頭上傳來一陣劇痛感,簡直痛入骨髓。

    他怎么都不敢相信一個武英中期的家伙,武體居然這么強橫?

    “幻覺,一定是幻覺!被I東喜自我安慰道。

    “哼!能接我一招,你還算有些本事,接下來我可要來真的了,你若是現在投降認輸,我還可以大發慈悲,讓你免去一番皮肉之苦!被I東喜甩了甩手,一副我要使用大招了的表情。

    “師兄有什么本事,盡管放馬過來就是,何必如此多言?”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