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霸刀殺天

第一百八十九章 試刀

    “弟子一定盡快將藥園帶回,給蘇師姐療傷!

    將醒魂草收好好,武冽拍著胸脯保證了一句。

    “呃…………”保證完后,他又一副抓耳撓腮,欲言又止的樣子。

    蕭寶人世閱歷何等豐富,一眼就看穿了武冽的心思,笑了笑,道:“你是想問武青的事情吧?”

    “門主果然英明神武!”

    武冽毫不吝嗇地奉承道。

    “你就不怕我追究你欺騙我的事情?一名武英武者,敢欺騙一名武極武者,我可還從未聽說過!笔拰氿堄信d趣地看著武冽。

    被一個武極強者這么注視著,武冽只覺得渾身都不自在,連忙道:“門主說笑了,我跟青兒是兄妹,青兒的師父,不就是我的師父么,更何況,弟子又沒干壞事,想來門主也不會跟我計較的吧?”

    “呵呵,行了,武青在接受她師父的特訓,暫時不能夠見你。你先去把事情辦了吧,等到爭仙大會的時候,你們自然就會相見了!

    蕭寶說完,沖著武冽一揮手,武冽就感覺到一股柔和的推力將自己推出了門外。

    “………………”

    武冽沒想到,這蕭寶居然還會使這一手來“逐客”……

    搖了搖頭,長舒一口氣,武冽便再次踏上了“尋找道人”之旅。

    不過,至于是不是真的去尋找道人,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

    半日后。

    大央國某處山洞中。

    武冽正端坐在一個大大平平的巖石上,雙目緊閉,看起來似乎是在神游天外。

    在其身前,還擺放著一個精致的玉石盒子,盒子空空如也,東西不知去向。

    山洞的頂部,有著一些細小的水滴,不住地滴落在地上,發出滴答滴答的響聲,仿佛時鐘之音一般。

    彌天空間內,武冽蹲在炎一黑氣邊上不遠處,正一臉興奮地看著地上的一株小草。

    此草身高三寸,枝生三葉,葉分三色,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曠神怡的香氣。

    “有了這株醒魂草,相信老頭應該會快些醒來吧。

    這株醒魂草的年份看上去也就一百多年,就能夠有這般模樣,若是年份再高一些,效果肯定會更好!

    武冽向來都是說干就干,為了驗證心中的想法,心念一動,喚來了一小滴彌天之水,滴落在了醒魂草上。

    “呲!”

    令他大驚的是,那一小滴彌天之水剛一落到醒魂草上,醒魂草就冒起了一陣白煙,緊接著居然有一股要萎縮的趨勢。

    不過好在這種現象只是持續了片刻。

    醒魂草在經過一番掙扎后,居然是從死亡的邊緣爬了回來,而且整個草身比之前更加茂盛。

    不光是體型增大,顏色變得更為艷麗,連藥香,都濃了許多。

    “還好還好!要是這貨就這么掛了,那可就玩大發了……”

    武冽見醒魂草起死回生,臉上滿是后怕……

    不過通過這次澆水,武冽也得出一個結論,這藥材的品級越高,一次性能夠接受彌天之水的分量也就越大。

    剛才他滴落的那么一小滴,其實是他粗心大意,忘了之前的驚吼果樹是怎么死的了……

    不過陰差陽錯下知道了彌天之水的品級之分,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解決了醒魂草的事情后,武冽又坐在炎一的身前,跟他說了一些這短時間發生的事情。

    可是不論他怎么唾沫橫飛口若懸河,黑氣中都沒有絲毫的回應。

    自娛自樂一番后,武冽搖了搖頭,停止了自言自語,開始運轉起了蒼生決。

    按照玉簡中的記載,這門玄天功法要想升級的話,并不需要什么太過苛刻的條件。

    只需要自己熟練地掌握了第一重的蒼生之力后,再將自己的境界提升到武將之境,自然就會進去第二重。

    而這《蒼生決》一旦突破到了第二重,武冽體內所有的武氣都將蘊含蒼生之力,而且不光是數量,質量也會變得更加精純。

    也就是說,到時候武冽使用蒼生之力的恢復速度,以及可恢復范圍,都會得到一個大的提升。

    更重要的是,第二重的《蒼生決》還會對武者的武體進行一次“簡單”的洗髓乏骨!

    感受著體內半數的蒼生之力,武冽對那第二重的《蒼生決》充滿著火熱之情。

    要是練成了第二重,那自己簡直就成了一個打不死的存在,只要不是一招秒殺,自己都有機會起死回生。

    說出去恐怕都沒有人相信。

    按照正常時間來看,往返一趟無生地區也需要數日的時間,所以武冽現在也并不著急回太一門。

    正好利用這一段時間,來修煉一下剛得到的武技,以及《形神決》。

    但是,這《死刀》的修煉條件,卻是令武冽大感意外,可以說直接將武冽攔在門外。

    之前他只看了前半部分的說明,現在準備修煉的時候,卻發現想要修煉《死刀》,體內必須具有冥寒之氣才行。

    而這冥寒之氣,必須是要修煉了一門名為《死氣》的功法,才能夠凝練出來……

    這下武冽就有些頭大了,總不能因為一門武技,就放棄《蒼生決》,改而修煉那門什么亂七八糟的《死氣》吧……

    那樣顯然是不可能的。

    不過,雖然武冽體內沒有冥寒之氣,不能夠正確地修煉死刀,但是閑著也是閑著,武冽便打算嘗試著按照書籍上記載的催發方式,用自身的武氣,來試一試,看打出來的死刀會是什么效果。

    當然,這試刀之地,可不能在這個山洞里面,萬一這冒牌死刀的威力大的出乎武冽的預料,將山洞震塌了,那他可就有苦頭吃了。

    雖然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不過以武冽小心謹慎的性格,是不會讓自己身餡一絲危險的。

    ……

    尋了一處還算開闊的地方后,武冽便將那把他多日不曾使用的青竹刃取了出來,準備試刀。

    至于那把劍刀,則是被他一如既往地負在了身后。

    “喝!”

    一聲大喝,武冽氣勢微漲,手中大刀往前方猛地一劈。

    想象中的毀天滅地般的場景并沒有出現,有的只是一道小小的刀氣而已。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