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霸刀殺天

第二百六十一章 事了

    蕭三笑雖然并不知道“八方滅絕陣”的布置方法,但是卻有一件法寶,能夠感應滅絕之氣的強度弱小。

    憑借著這個法寶,蕭三笑先后將剩余的子法陣都找了出來,那些奉命看守法陣的武者,還沒來得及看清蕭三笑的面目,就直接被秒殺。

    子法陣比起主法陣來說,結構要簡單許多,即使蕭三笑并不知道這些子法陣的陣眼所在,但是直接依靠他的蠻力,稍微花一些時間,也能夠將其摧毀。

    ……

    “蕭小友,我來助你!”

    就在蕭三笑專心致志地清除著剩余的子法陣的時候,天空中突然傳來一道極為粗獷的聲音。

    蕭三笑抬頭一看,發現一名肥頭大耳的油膩中年男子,正朝著自己快速地飛過來。

    “閣下是?”

    蕭三笑面露疑惑道。

    “在下曹莽,聽武侄兒說你在處理這黑色屏障,我便在城中尋了你好一會。

    身為登坡城的一分子,在下理應出一份力才是!

    曹莽客氣地抱拳道。

    “哦?!原來是武冽師弟認識的人啊,也好,有你幫忙的話,破除進度也會快一些!

    蕭三笑一聽曹莽是武冽認識的人,當即舒展開了緊皺的眉頭,笑嘻嘻道。

    之前曹莽一番查探無果后,便回到了曹家,查看情況。

    當他發現曹家周圍一大片區域都跟黑氣隔開,還多出了那么多人的時候,著實還吃了一驚。

    進府一問,武冽才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他。

    當時,炎一附身這件事情,他是沒有說的。

    曹莽得知蕭三笑一人在處理后續的事情后,向眾人交代了一聲,便獨自出來尋找蕭三笑,想要盡自己的一份力。

    起初曹包聽到自己的父親要去找自己蕭三笑的時候,還吵著要一起去,一睹這位傳奇師兄的風采。

    但是黑氣還未除盡,曹莽恐生變故,便極為嚴厲地將曹包攔了下來。

    這才有了現在的這一幕。

    ……

    有了曹莽的幫助,破除剩余子法陣的速度快了不少,僅僅兩個時辰,所有的子法陣便被全部破除完畢。

    那些看守法陣的城主府以及徐家的武者,也被盡數斬殺。

    登坡城上空的那個黑色屏障,也在最后一個子法陣被破除的時候,徹底地消失不見。

    那些觸之即亡的滅絕黑氣,也在同一時間潰散于天地間。

    整個登坡城,再次恢復了生機。

    那些幸存的居民,此刻紛紛喜極而泣,發出歡呼聲。

    ……

    “武師弟,這次多虧了你出手相助,要不然師兄我還真就陰溝里翻船了!

    登坡城一處屋頂上,武冽與蕭三笑并排而坐,手中還各自拿著一壺酒,酒壇子上面,寫著“猴兒酒”三個大字……

    “你我同門,理應如此!

    對于蕭三笑的感謝,武冽心中準是我有些受之有愧。

    他會出手那可是完全是為了他自己的安全考慮……

    雖說也有念了一點同門之情,不過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說的好!不愧是我太一門的弟子,嘿嘿。這是枚儲物戒你拿著,是我滅了那冥府之人肉身后搜刮來的。

    上面神魂印記我已經幫你抹去了,里面有什么東西,我還沒看過,現在它屬于你了!

    蕭三笑大笑一聲,拿出了一枚看上去品相不錯的儲物戒指,遞給了武冽。

    “這……這太貴重了吧?”

    對于這種送上門來的財富,而且還有收下的正當理由,武冽雖然心中大為所動,但是表面上卻是極為“惶恐”地連連擺手。

    “拿去,這只是見面禮,救命之恩哪能這般容易就償還,師兄我身上也沒有什么像樣的寶貝。

    不如這樣,除了那武絕的儲物戒指,師兄還欠你一個人情。

    將來師弟若是需要幫助,盡管來找我。只要是不違背道義廉恥的事情,師兄絕對幫你!”

    武冽聽了蕭三笑的話后,還欲說些什么,但是卻被蕭三笑猛地拍了一把肩膀……

    頓時,那種快散架了的感覺,又襲遍了武冽的全身……

    “什么都別說了,你再說些推辭的話,就是看不起我蕭三笑了!給我喝!”

    蕭三笑拽起酒壇子,跟武冽的酒壇子碰了一下,就開始猛灌起來。

    看來這位實力高超的太一門二弟子,也是一個愛酒之人呢。

    “嗯!這酒還真是不錯呀!走的時候一定要偷兩壇回去!”

    蕭三笑舔了舔嘴角,眼睛放出兩道精光,開始謀劃起了某件“罪惡”的事情……

    一旁的武冽聞言,頓時抽了抽嘴角,心中開始替曹包默哀起來~

    可憐的小子,現在惦記他猴兒酒的人,又多了一個呢……

    而此時,曹包正坐在一顆美麗的櫻花樹下,看著天空中的明月。

    在他的身旁,還靠著一位面容姣好,身材窈窕的白衣女子,正是他的老相好,白飄飄。

    在偶像與媳婦之間,他還是很識趣地選擇了媳婦……

    不得不說,這求生欲望還是很強的。

    只是不知道,當他過兩天后發現自己的猴兒酒又少了一大半后,會作何感想。

    ……

    “話說,蕭師兄是如何知道這登坡城中藏有冥府之人的?”

    酒過三巡,武冽想起蕭三笑突然出現的那滑稽一幕,不免有些好奇。

    “唔,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追一個人,一直追,追到附近的時候,發現這邊的波動有些異常,就過來看了看。

    沒想到來的正是時候!

    蕭三笑的回答令武冽有些無語。

    這城主府的人還真是倒霉,這種事情都能讓他們給遇見,只能說天要亡他們……

    “原來如此,那蕭師兄之前追趕的,也是冥府之人?”

    武冽又道。

    “嗯,不錯,確是冥府之人。那人雖然實力不怎么樣,但是速度卻是極快。

    我整整追了他三天三夜,都沒能將他追上,還在這登坡城附近把他弄丟了。

    實在可惡!

    蕭三笑說起那被他追趕之人,臉上充滿了不甘之色。

    “哦?居然連蕭師兄都無法追上?!看來此人的確有兩下子!蔽滟酚衅涫碌鼗貞。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