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霸刀殺天

第三百九十九章 冷眼旁觀

    在外面一連漫無目的地游蕩了好幾天,除了遇到了幾只五階妖獸給武冽打打牙祭之外,便再無事發生。

    雖然偶爾路上會遇到幾個還看的過眼的武者,但是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人家不來招惹你,你總不能無緣無故跑去要跟人家決斗吧?

    武冽倒是希望遇到個心狠手辣想對他謀財害命的,所以他每次看到武極初期,或者武絕巔峰的武者的時候,都會露出一些財富……

    然而這好像并沒有什么卵用~

    實在看不下去的羽彌這才告訴他,在青元州有一個極其混亂的地方,沒有規則,沒有約束者,是一個完全的“人吃人”的地方。

    而這個地方因為處在青元州的西部,故而得名西部無法地帶。

    三大宗門雖然在青元州有著語無倫次的震懾力,但是在這西部無法地帶卻是沒有太大的作用。

    因為西部無法地帶聚集的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其中也不乏有武煉級別的強者。

    這些武煉強者雖然幾乎都是各自為營,但是一旦有三大宗門的任何一個想要插手進去,他們立馬就會聯合起來對抗三大宗門。

    所以三大宗門想要完全地拿下西部無法地帶,必定會損失慘重,加上那片地界并不是什么兵家必爭之地,所以三大宗門也幾乎不會去管西部無法地帶。

    而西部無法地帶也不會去主動招惹三大宗門。

    當然,如果出現三大宗門的弟子若是在西部無法地帶歷練身死的這種事情,那么就要講究冤有頭債有主的原則了。

    武冽得知西部無法地帶這么個地方后,略一思索便決定前往。

    這地方雖然兇險異常,但卻是一個極為適合歷練的地方。

    就給他的時間并不算太過充裕,為今之計也只有放手一搏了。

    ……

    青元州地界寬廣無比,從虛清殿的地界趕到西部無法地帶,武冽整整花了一個月時間,也才走了差不多三分之二的路程。

    一路上,武冽依舊如同先前那般,腰間露財。

    但是,這要不就是上來搶劫的人太弱,要不就是別人看都不看他一眼……

    這就令武冽有些無語了~

    想被打劫都不行,這真就是太平盛世了?

    如果那些武者知道武冽的想法,肯定會瘋狂吐槽。

    ……

    “鏘!”

    數日后,青元州西部某處。

    一名一身蒙面黑衣人正在對一名少女發動著猛攻。

    這蒙面黑衣人是一名武絕巔峰的武者,少女的境界稍弱,為武絕后期。

    蒙面黑衣人出手狠辣之極,招招都直逼對手死穴。

    他的武技雖然品階不高,但是在他豐富的戰斗經驗之下,卻是爆發出了不該有的戰斗力,令武冽大開眼界。

    而反觀那名少女,雖然她的武技品階要比蒙面黑衣人高,但是她的戰斗經驗以及武道境界都不如蒙面黑衣人。

    僅交手片刻,就被蒙面黑衣人完全壓在了下風,被打的節節敗退,險象環生。

    “生也好,死也好,不管我的事!

    武冽冷眼旁觀,并沒有要出手救下這名少女的意思,他留在這里只不過是對那蒙面黑衣人的戰斗技巧破感興趣罷了。

    “孫大小姐,你如果讓我舒服舒服,我說不定會讓你沒有痛苦地死去哦!

    蒙面黑衣人一邊對少女發動著猛攻,一邊用淫穢的眼神看著少女。

    “呸!老娘就是死外邊,喂野狗,也不會讓你碰我一根毫毛!”

    少女羞憤交加,語氣中盡顯霸氣。

    “哦?還是一名貞潔烈女呢。不過,你沒有嘗過男人的滋味就這樣死去,不覺得有些太可惜了嗎?”

    蒙面黑衣人戲謔一聲,發出了一道極為淫蕩的笑聲。

    “死?我可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死在你的手里,另外,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還敢對我動手,你就不怕我爺爺將你挫骨揚灰嗎?”

    孫大小姐拼勁全力,將蒙面黑衣人擊退了一小段距離,得以喘息。

    那蒙面黑衣人退了數步后,也沒急著進攻,他最喜歡的就是看著自己的獵物最后做垂死掙扎的樣子。

    “這荒郊野嶺的,我殺了你,又有誰能知道呢?只要殺了你,我就能夠得到我想要的那件東西。

    到時候躲起來修煉他個數十年,說不定等到我出關,連你老頭也不會是我的對手呢!

    黑衣蒙面人舔了舔手上的匕首,眼中光芒閃爍,顯然是對他口中所說的那件東西垂涎之極。

    “就憑你?少夜郎自大了。你能從我手中活下來再說吧!”

    孫大小姐臉上不屑之色盡顯,素手一揮,一把古香古色的褐色弦琴出現在她手中。

    古琴一出,孫大小姐的整個氣質猛然一變,就如同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氣場異常的強大。

    “天弦。?孫老怪居然把天弦拿來給你傍身。?”

    蒙面黑衣人一見到古琴,頓時瞳孔一縮,腦袋連忙不住地掃視著四周,像是在為自己尋找生路一樣。

    “哼!現在想跑,不覺得有些太晚了嗎?”

    孫大小姐冷哼一聲,單腿盤膝,將古琴放在了腿上,隨后五指撥弄琴弦往蒙面黑衣人的方向一推。

    頓時,一股強大無比的音波以排山倒海之勢向蒙面黑衣人襲去。

    “砰!”

    蒙面黑衣人無路可躲,又硬接不住,直接就被音波轟得倒飛出去,口中狂噴鮮血。

    “還沒完呢!”

    孫大小姐得勢不饒人,腳下一蹬,整個人騰空而起,將古琴往身前一豎,手掌往琴弦上一撥。

    那強大無比的音波竟凝聚成了一頭音浪鳳凰,朝著蒙面黑衣人撲去。

    “不。。!”

    蒙面黑衣人絕望地,不甘地狂吼著。

    但是,最終他的聲音還是在一聲鳳鳴之中徹底消散。

    音浪鳳凰穩穩地轟擊在蒙面黑衣人的身上,將周圍濺起了陣陣塵土,看不清塵中之景。

    “哼,就憑……噗!”

    少女本想奚落一番那蒙面黑衣人,但是卻突然感到喉嚨發甜,一口鮮血就直接噴了出來。

    之前在與蒙面黑衣人打斗的時候,她就受了一些傷,現在又耗費精氣催動天弦琴,原本能夠壓制住的傷勢徹底的爆發了出來。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