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霸刀殺天

第四百一十九章 歸程

    | |  -> ->

    雖然武冽不知道這個循氣查人的具體意思,不過聽這字面,也能了解個大概。

    這循氣查人,應該就是指的是武煉強者能夠通過殘留的一點氣息,而找到遠在千里之外的人。

    “對了,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莫云霄!

    武冽拱了拱手,一如既往地用起了莫云霄的名字,真是毫不客氣呢。

    不知道莫云霄知道武冽在青元州把屎盆子都扣在了自己頭上,會作何感想。

    “唔,你現在要去往何處?需不需要我在送你一段路程?”

    “不勞煩前輩了,接下來的事情,晚輩自己能夠解決!

    武冽拱了拱手道。

    若是一開始這個道貪沒有說他跟那什么勞什子慕長老交好,或許武冽還會借著他玄葉山的身份,讓這個免費的打手護送自己一段。

    但是這個老禿驢居然跟慕長老交好的話,那武冽是想離他越遠越好……

    “既如此,那貧僧就告辭了,你自己當心吧!

    道貪點了點頭,消失在了原地。

    既然這武冽已經不需要自己的保護了,那么他也沒有繼續留下來的必要。

    “呼!”

    道貪離開后,武冽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然后將速度保持到不快不慢的程度,往虛清殿的方向飛去。

    這個時候,只有不慌不忙,才不會讓倉侖覺察到,那個禿驢和尚已經離開了此處。

    如果武冽為了趕速度,或者是為了跑路逃命而加快飛行速度,都容易引起倉侖的察覺。

    “哼!與你何干?”

    武冽冷哼一聲,直接一拳打在了大手上。

    那大手只是停頓了一小會,便繼續抓向武冽。

    “咔咔!”

    在大手強大的握力之下,武冽全身的骨頭都被捏的咔咔作響。

    “哦?你竟將玄體功修煉到了這種地步!

    倉侖城主有點小驚訝,至今為止,還沒有哪個武極能夠在他這招堅持下來的。

    幾乎每個都是直接被捏成了肉醬。

    而這個小小的武極初期,居然能夠保持肉身不滅,不得不說還真算是一號人物。

    “不過,可惜你做了不該做的事情,所以,你就到此為止吧!

    倉侖城主嘆了一口氣,雖然他心中對武冽頗有些欣賞,但是這殺子之仇,又豈能不報?

    隨著倉侖城主的再一發力,大手的握力瞬間增大,武冽頓時感覺到呼吸都有些困難,身上的皮膚,也變得鮮紅起來,隱隱有些鮮血快要破皮而出。

    武冽有些想不通,他在武絕巔峰之境的時候,面對武極初期的武者根本就沒有這種任人宰割的感覺。

    甚至是王大刀都被他斬殺掉,雖然說也有運氣的成分在里面,但是至少還沒到毫無還手之力的程度。

    武冽當然不知道,武煉之境的武者,體內的武氣已經產生了質變。

    如果說武士與武英是武道的第一個分水嶺,那么武極跟武煉,就是武道的第二個分水嶺。

    “結束吧,爆!”

    倉侖城主略有深意地看了武冽一眼,武氣一轉,那只大手瞬間爆炸,那股子威力,比起無極珠都還要強大數倍。

    以武冽的武體強度,是決計無法抵擋住這等威力的能量爆炸的。

    但是,倉侖城主在使出這一招后,臉上的表情反而越加地陰沉起來。

    因為他發現,在那股煙塵之中,武冽的氣息并未消失,甚至連減弱都沒有。

    這個發現,不禁令他眉頭大皺。

    莫非這小子之前是在隱藏實力?

    不像。

    又或者這小子有什么了不得的護身法寶?

    很有可能!

    “呵呵,倉侖施主好大的火氣,阿彌陀佛!

    就在倉侖城主思緒萬千之際,一道蒼勁有力的聲音,突然從煙塵中傳出。

    緊接著,一名身披袈裟,身形削瘦的光頭和尚從煙塵中緩緩飄出,再其身后,還跟著驚魂未定的武冽。

    “道貪?這是我西部無法地帶之事,休要多管閑事。

    這人作惡多端,我兒倉尋便是喪命于他之手,你難道要妨礙我為子報仇?”

    倉侖城主雖然表面上依舊表現得極為強硬,但是當他在看到這個和尚的那一刻起,心里就立馬產生了的退卻之心。

    因為,他對這個和尚的本事那可是清楚的很。

    道貪的大名在整個青元州可以說是無人不知了。

    別的不說,光是他伏羅門五道之一的身份,就能夠在整個青元州橫著走。

    而且,此人是伏羅門五道中最具神秘色彩的人,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能夠看清他的真實境界。

    更奇怪的是,整個青元州,沒有一個人可以擊敗他,他總是能跟那些頂尖強者打個五五開……

    敵強他強。

    “這位小友是玄葉山的人,你不能動他!

    道貪輕道一聲,露出了一張人畜無害的笑臉,看起來就像是人畜無害的鄰家大叔一樣。

    “如果我非要動他呢?”

    倉侖城主沉聲道。

    就差那么片刻時間,就能夠將這個小子捏成粉末,偏偏在緊要關頭跑出來個禿驢,他心中是極度的不甘心。

    “如此的話,那么貧僧只有來領教一下倉施主的高招了!

    道貪手掌并攏,比劃了一個出家人的招牌手勢。

    “哼,今天算你運氣好,我就不信,你每次都有這么好的運氣!

    倉侖雖然心有不甘,但是面對道貪的這種腳跺大地的人物,還是不敢太過造次……

    深深地看了武冽一眼后,倉侖便破空而去。

    “多謝前輩搭救!

    倉侖走后,武冽抱拳恭聲道。

    剛才倉侖大手爆炸的時候,他都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因為那股力量就連現在的迪瑞吉,都是抵擋不住的。

    但是沒想到在那生死之刻,不知從哪突然冒出來了一個禿驢,一個牛逼閃閃的禿驢。

    僅一揮手,就將所有的能量盡數散去……

    “無礙,你在武極初期就能玄體功修煉到這種程度,實為不易。

    我與你們玄葉山的慕長老交好,自然不會眼睜睜地看著你被滅殺!

    道貪擺了擺手,似乎并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呃……原來如此……”

    武冽聞言,頓時心頭一跳。

    這老禿驢跟玄葉山慕長老交好???

    不會這么巧,他口中的慕長老就是慕楠欽的長輩吧?

    如此的話,那可就太危險了!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