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銀子

    見他想要伸手抱住自己的腿,林思君皺眉不動聲色的避開了,道:“你已經被‘落頭氏’的魂氣侵蝕了三天,按理說,很難救了!

    馬臉男子臉色煞白,扶著自己的頭顱,十分害怕它會突然從脖子上掉下來。

    他本以為林思君是在唬他,可現在看到林思君所說的癥狀,百應百靈,他已經不得不信了。

    什么時候被“不詳”纏上的啊,他怎么毫無察覺?

    大好年華還沒活夠,誰想死?

    林思君看了他一眼,又緩緩開口道:“不過,很難救不代表沒得救!

    馬臉男子也很上道,立刻爬起來揖了一禮,道:“望夫子教我!

    林思君點了點頭:“不著急,我還得再察看一番!

    馬臉男子強擠出一絲笑容,道:“好,那咱們先吃飯吧!

    “夫子請稍候片刻,我去喊我內人做上一桌菜。夫子特意為我而來,無以為報,只有這粗茶淡飯勉為招待,還望不要嫌棄!

    林思君看了他一眼,道:“不會,君子輕便吧!

    ……

    向林思君告退后,馬臉男子轉入后堂。

    堂中正坐著一位錦袍男子,手里捧著茶盞,面相憨厚,正是那郡守府的公子羅辰。

    見馬臉男子快步走了進來,羅辰從椅子上站起,笑著道:“秦少!

    馬臉男子對他點了點頭,面色有些難看,道:“羅少,出大事兒了!我被‘不詳’纏上了!

    “被‘不詳’纏上了?”羅辰有些訝異的看了他一眼,道:“好端端的怎么可能被‘不詳’纏上呢?想多了吧!

    馬臉男子搖頭道:“不,我說真的。我真的被‘落頭氏’盯上了!我現在感覺很不好,有種腦袋隨時要掉下來的感覺!

    “不行,命要緊,我得回家找我爹去了,這里的事兒,暫時先放一放吧!

    馬臉男子沖羅辰道了聲“抱歉”,然后轉頭就想走。

    看他一副煞有介事的樣子,羅辰急忙拉住了他,問道:“什么‘落頭氏’?你聽誰說的?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嘛!

    “你先別急著走,”羅辰從腰間扯下了一塊瑩白的玉佩,道:“我這有一塊護身靈玉,是靈官大人賜予的。你有沒有被‘不詳’纏上,用玉一驗便知!

    說著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