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諸位施主與我佛有緣

    蘭若也叫阿蘭若,是一個佛教名詞,原意是指森林,有寂靜處和遠離出的含義,表示躲避人間熱鬧處之地,泛指一般的佛寺。

    因此佛寺一般也稱為蘭若寺。

    所以不要看到蘭若寺就貿然跑進去喊小倩小倩,會被和尚們打出來的。

    這野墳嶺的蘭若寺,大白天門都關著,怪不得沒人來上香,開門迎客的道理都不懂。

    韓莉主動上前去敲門,沒一會,大門便打開一條縫,一個光頭小和尚探出半個身子來。

    盡管早有心理準備,但是看到這個光頭小和尚時,方舟還是覺得有股不吐不快的欲望。

    這是個女和尚。

    為什么方舟一眼就能看穿,因為小和尚發育挺好。

    小和尚雙手合十,問道:“三位施主,是來上香禮佛的嗎?”

    韓莉拱手道:“小師傅,我們三人路過此地,想借宿幾晚,貴寺能否行個方便?”

    小和尚沒有再說什么,只是點點頭,然后推開大門,把三人引入寺廟中。

    寺廟占地面積寬廣,許多地方都能看出陳舊,卻并不破敗,顯然經常有人維護打掃。

    小和尚將三人帶到偏殿,來到一個胖胖的中年女和尚面前。

    “阿彌陀佛!

    女和尚笑瞇瞇道:“貧僧慧能,乃本寺主持,歡迎三位施主光臨本寺,是住宿,上香,還是探寶呢?”

    方舟和韓莉表情古怪,這和尚怎么不像是出家人,反倒像是開店迎客的生意人。

    凌霄月卻問道:“和尚,有很多人來探寶嗎?”

    慧能點點頭,笑道:“沒錯,自從秘寶出世后,不知消息怎么泄露,許多施主遠道而來探尋,有的施主看完就走,也有的施主就在本寺住下了,三位施主也是如此吧?”

    凌霄月興致勃勃,問道:“快說說,你們這秘寶怎么回事?真的還是假的?”

    慧能雙手合十,一臉莊嚴的保證道:“當然是真的,出家人不打誑語!

    她解釋起來,秘寶并不在蘭若寺,而是在蘭若寺舊址,離這里還隔著一座山頭呢。

    事情起因在一年多以前,蘭若寺的和尚們某夜意外發現,在蘭若寺舊址的那座山頭上,發出了七彩霞光,還能聽到若隱若現的佛音梵唱聲。

    慧能當時已經是本寺主持了,發現此事后大喜過望,以為是佛祖降臨,急忙帶領全寺和尚前往參拜。

    等抵達舊址后,七彩霞光和佛音梵唱都已經消失不見,慧能大失所望,卻能感到舊址變得不一樣,此地原本普通尋常,在七彩霞光出現后,卻變得靈氣充沛,生機旺盛。

    自此之后,每過數日或者月余時間,蘭若寺舊址總會不定時出現七彩霞光和佛音梵唱。

    慧能多次組織人手前往探查,甚至是派人在舊址住下,都未能查明七彩霞光和佛音梵唱的出現原因。

    她原本嚴令禁止僧人們將此事外傳,但終究還是紙包不住火,很快消息便泄露出去,引來了許多探寶的人。

    “三位施主,想要親眼見到七彩霞光,親耳聽到佛音梵唱,必須在夜晚才行,因為秘寶出現的時日飄忽不定,三位免不了在本寺多住些時日!

    慧能胖胖的笑臉就像彌勒佛:“三位施主不必擔心看不見,本寺已經派人日夜盯守,若是秘寶發出七彩霞光,馬上就通知諸位,并且早已搭建好了位置極佳的觀寶臺,不用怕看不到霞光!

    慧能就像熱情洋溢的商人一樣,介紹秘寶的來歷和觀看時間與方式。

    方舟深感無力吐槽,他感覺自己不是來探寶,而是來景區觀光景點,慧能就像景區那些生意人,努力給客人們推銷。

    住手啊,這根本就不是探險,你這樣搞一點探險的氣氛都沒有了。

    慧能說的口干舌燥,最后詢問道:“三位施主,決定好在本寺住宿了嗎?”

    廢話,跑這么遠的山路過來,難道只是來你這里喝口水?

    韓莉拱手道:“是的,麻煩大師了!

    “不麻煩不麻煩!

    慧能笑瞇瞇的拿出一個功德箱,擺在三人面前。

    凌霄月立刻跳腳了:“什么,還要收錢?”

    慧能露出無奈之色:“本寺并無田產,只能靠僧人們開墾幾塊菜地,以及偶爾外出化緣來維持生活,自從秘寶出世后,許多施主遠道而來,本寺提供食宿已經不堪重負,只能出此下策,還望施主見諒!

    換個人恐怕就交錢了,畢竟慧能的話也是合情合理,但凌霄月何許人也,馬上反駁道:“我在大慈恩寺連吃一個月齋飯都不用給錢,你這小破地方也想收我錢?再說我們三人都不用吃東西,給你錢豈不是平白讓你賺了?”

    住口,不用吃東西的人只有你!

    方舟用手捂著臉,深感丟人現眼,這女人手握數萬兩巨款,竟然好意思跟一個和尚因為食宿費用討價還價。

    韓莉也覺得十分尷尬,她見過的高人也不少,熱情的冷漠的溫和的都有,唯獨像凌霄月這種不要臉無賴的類型還是第一次見。

    她連忙從懷中掏出銀子:“我來給我來給!

    凌霄月瞬間沒意見了,還給了韓莉一個贊許的眼神。

    韓莉回她一個尷尬的笑臉。

    慧能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笑道:“三位宿主不必著急,鑒于許多遠道而來的施主也有手頭不方便的時候,所以本寺特意推出了人性化服務!

    她拿出一張木板,上面寫著三個套餐。

    香客套餐:普通禪房一間,日常供應三餐素齋,觀寶臺普通座位一個,十兩銀子一位。

    居士套餐:中等禪房一間,日常供應足量三餐素齋和茶水,幫忙喂馬,觀寶臺中等座位一個,三十兩一位。

    與我佛有緣套餐:上等禪房一間,日常供應香茗小吃宵夜,三餐由本寺大廚親自下廚,上等精料喂馬,觀寶臺上等座位一個,由本寺主持陪同參觀蘭若寺一日游,秘寶出現時還有專人帶路前往舊址,一百兩銀子一位。

    方舟看到這些套餐時,徹底噴了。

    蘭若寺真的撿到鬼了,這個慧能絕對是個寶才,你還做什么主持啊,趕緊下山還俗去做生意吧,憑你這種腦洞,保證三年財源廣進五年發家致富十年成就人生贏家。

    方舟深深懷疑那所謂的秘寶會不會根本不存在,就是慧能搞出來吸引客流發展經濟的。

    剛才他還吐槽這蘭若寺連不會做生意,開門迎客的道理都不懂。

    現在才明白不懂做生意的人是他,人家大和尚是深藏不露呀。

    “一百兩一位?”

    凌霄月瞪大眼睛,用不善的眼神盯著慧能:“挺能做生意的嘛和尚,我做事都不敢收這么貴!

    你放屁!

    方舟鄙夷的看著她。

    慧能笑得很憨厚:“不貴不貴,施主,這是專門為與我佛有緣的人準備的,佛渡有緣人,佛祖的事,能說貴嗎?我看諸位施主與我佛有緣,不如體驗一下?”

    方舟把慧能的話翻譯一下,這個套餐就是專門給冤大頭準備的,你們要不要體驗一下?

    凌霄月轉而看向韓莉,眼神期待。

    韓莉又尷尬了,她身上總共也就一百多兩,這還是旅途中降妖除魔順手攢下來的。

    一百多兩對普通人而言也是一筆巨款了,但此時卻顯得有點不夠用。

    給誰購買一個與我佛有緣套餐都不平衡,給兩位救命恩人購買香客套餐又太摳,最后韓莉咬咬牙,給三人都購買了居士套餐。

    慧能收了錢,馬上喊小和尚進來,給這三位居士安排三間中等禪房,三人的馬也被拉到寺里的馬廄,有僧人在照顧。

    三人在小和尚的帶領下,前往給三人安排的房間。

    </br>

    </br>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