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青衫無墨

第四百六十九章 刀陣克敵

    何言之對趙謙道:“趙兄,你的七探蛇盤槍對付大軍最是有用,此人交給我,你對付大軍!

    趙謙點頭,劍指向一側一點,無相指法使出,指力擊中旁邊一棵細竹。只聽咔嚓一聲,細竹斷裂,趙謙接住竹竿,運勁一抖,旁枝盡散,只剩下光禿禿的主干。

    趙謙將前端末節折斷,只剩下中間七尺部分。剛要出招,卻見諸葛清嵐手持一根同樣長短的竹竿走到其身邊,二人互相向對方微一點頭,同時沖進貴霜大軍,七探蛇盤槍使出,兩支竹竿猶如兩條游龍,在大軍中上下翻滾,飄逸之姿盡顯,英霸之氣畢露。

    貴霜騎兵個個力大無窮,勇猛彪悍,但在二人的槍法面前,猶如狂風中的草木,應風披靡。

    何言之與冷秋霜聯手再戰單舸,有了上次的經驗,二人已對單舸的招式有了了解,掌進拳退之間,雖依舊難占上風,卻已穩立不敗之地。

    單舸掌出如象進,拳出如虎撲,掌風肆虐,掀起沙塵無數。何言之與冷秋霜隨意躲閃,便將單舸的殺招完全躲過。

    單舸出掌拍向何言之,迅疾無比。何言之左手虛引,右掌拍向其面門。

    單舸頭一側,避過來招,右掌加勁,抓住何言之左臂,運勁向后甩出。

    何言之站立不住,順著單舸的力道飛去。冷秋霜一腳踢中單舸胸膛,單舸護體罡勁運轉,將冷秋霜震退。

    何言之翻身落地,食指一點,使出虛無點指法“萬物一馬”,浩瀚真氣凝于前方,猶如四蹄生風的駿馬,行盡飛馳,而莫之能止。

    冷秋霜玉指一點,同樣使出“萬物一馬”,兩道罡勁一前一后同時擊中單舸。

    轟鳴聲響,單舸渾然無礙,卻不禁眉頭一皺。

    何言之與冷秋霜腳步連點,身形閃爍,使出踏步斗罡,無窮劍氣鋪展開來。

    倏然,二人身形頓停,何言之輕聲喝道:“艮!崩淝锼p聲喝道:“巽!

    罡勁肆虐開來,猶如颶風回旋,破竹揚塵。

    單舸口吐鮮血,雙掌連拍,抵消劍氣余勢,隨即飛身躍起,向遠處逃竄。

    貴霜騎兵見主帥逃走,瞬間潰敗,如鳥獸散去。趙謙有心阻攔,卻也分身乏術,只得任由他們離開。

    數千貴霜騎兵奔至至一處,忽見千余人身著布衣、手持古苗刀擋道,為首之人,正是田向求。

    田向求喝道:“只要有我們在,你們休想踏進中原半步!

    單舸逃離后,大軍由副將埃非勒率領,他也不多言,大手一揮,大軍策馬揚鞭,向田向求大軍傾軋而去。

    眼看就要奔至田向求大軍前面,倏然,貴霜騎兵前軍駿馬嘶叫一聲,摔倒在地,后軍勒馬不及,撞中前軍,霎時間,人仰馬翻。

    原來田向求早命人暗中在草地里藏下大量的扎馬釘,貴霜騎兵駿馬踩中扎馬釘,負痛倒地,兵陣立破。

    埃非勒下令列陣,騎兵下馬,雙腳貼地而行,人影閃動,轉眼間,盾列如林,矛列如墻,向前推移,氣勢森然。

    田向求喝道:“九九刀陣!绷钕氯藙,陣法立成,刀光冷然,豪氣沖霄。

    田向求大手一揮,田向求大軍以有進無退之勢向貴霜騎兵。田向求一馬當先,縱身飛躍,一掌拍在盾牌上。盾牌與握盾兵直接倒飛數丈,撞倒數十人。

    田向求掣出神刀,左右揮舞,猶如猛虎下山,擋者披靡,瞬間將兵陣打開一個缺口。

    九九刀陣從缺口而入,以碾壓之勢向前推進,貴霜兵陣瞬間被破。一瞬間,血肉橫飛,天愁地慘。

    埃非勒眼見己方數倍于敵,卻遭敵方以絕對優勢碾壓,不由眉頭深皺,暗道:“婆羅門眾人怎么還未趕到?可惡,若非先頭部隊莫名被除,我們也不至于如此被動!

    他卻不知,婆羅門眾人早已在蚩尤旗與蜀中八部明攻暗算下被除得一干二凈。

    正當埃非勒遲疑間,田向求已揮刀而至,刀尖顫抖不已,紛紜揮霍,勢難為狀。

    埃非勒還招,掌出如象奔,與田向求展開惡戰。

    數招過后,二人兩掌相擊,勢弱巨石碰撞,響聲若雷霆呼嘯。二人同時倒退數丈,埃非勒口吐鮮血。

    見田向求殲敵之心甚堅,埃非勒有傷在身,不敢戀戰,連忙縱身離開。

    田向求怎肯容其逃竄,當即功集神刀,運勁甩出,神刀劃破長空,迅若疾風,向埃非勒激射。

    埃非勒憑空翻轉,欲躲避神刀,但其身高馬大,空中翻轉頗為不易。只聽嗤的一聲,神刀割破其衣衫,劃破其皮膚,鮮血從傷口緩緩流出。

    田向求是磊落之人,但對付貴霜騎兵,不介意用最卑鄙的方法,因此神刀上涂有劇毒。

    埃非勒身中劇毒,掙扎片刻后,便倒地斃命。

    田向求撿起神刀,沖入貴霜騎兵中,橫沖直撞,如同割麥一般屠殺貴霜騎兵。田向求大軍人數雖少,卻將數千貴霜圍困,人人驍勇,刀刀奪命。

    單舸尋至一靜謐處,見四周無人,便盤腿而坐,運功行氣,緩緩療傷。

    兩刻鐘后,單舸療傷完畢,緩緩站起,剛要離開,便見一道倩影站在遠處竹枝上,正是鬼方尤雨。

    尤雨腳踏竹枝,隨之輕盈晃動,甚是嫵媚動人,她盈盈一躍,落于地面,緩緩轉動間,向單舸拋了個媚眼。單舸頓時心神恍惚,不由自主地向尤雨走去。

    尤雨將玉手按在單舸胸膛上,不停撫摸。單舸頓時心神懼醉,理智全無,全然不覺一身真氣正緩緩流向尤雨體內。

    片刻之后,單舸真氣盡失,直接倒地,氣喪命絕。

    尤雨全身不動,一道指力便破空而出,直接洞穿遠處十余棵細竹,咔嚓聲此起彼伏,細竹應聲倒地。

    尤雨微微一笑,暗道:“這幽冥奪魄煞不僅能吸收他人功力,還能吸收他人壽命,不過看樣子這個單舸也沒幾年壽命了。不過無妨,得到其功力已是不錯。況且,李宗予的毒也應該發作了,下一戰,嘉陵江畔,定讓李宗予有來無回!彼籍,周身黑氣流轉,原地消失。

    </br>

    </br>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