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怪獸氣浪

    每個人看到這個身影都有點敬畏,顯然,那個人的身份是很不一樣的!拔以缇鸵娺^上帝了!”

    “見過龍師了!”

    “龍王

    天空中成千上萬的強大惡魔向穿著血袍的人微微鞠躬。穿血袍的人不是別人。他是魔域中第一個強壯的人,龍主宰天空,半步不朽。

    城里所有強大的惡魔都跪在地上向他們的龍像敬禮。

    下面,凌云瞇著眼,看著血跡斑斑的男子,呈現出復雜的色彩。五百年前,他和他的父親,三個惡魔龍奧田,一起死去。在他死后的一百年里,龍少爺在仙境里掀起了一場大屠殺。他和未知生物子家族一起殺了無數仙境人。他的朋友都死在他們手里了。今天,敵人

    該數數了。

    “?”

    “那男孩怎么看起來這么面熟?”

    在天空中,龍霸天低頭看著闖入惡魔城的白衣青年。

    當他清楚地看到對方的臉時,他的臉微微地變了,好像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敵人。

    “龍尊,怎么了?你認識這個男孩嗎?”

    金翼玄鷹族長應長田好奇地看著龍霸天,忍不住問。

    隆巴蒂安瞇著眼,仔細地看著下面那個穿白衣服的年輕人。過了一會兒,他的眉毛成了一團。

    “你不覺得這個年輕人長得像個男人嗎,老鷹酋長?”

    聞言,金翼首領宣影的臉有點變了。他好奇地看著隆巴蒂安說的那個穿白衣服的男孩。他上下打量著他,皺了皺眉頭。

    “真的很熟悉,好像很久以前在什么地方見過似的!”

    金翼玄影瞇著眼,盯著凌云,摸著他的下巴沉思。

    “是的,龍尊說,我也覺得這個孩子很熟?磥硭麕装倌昵熬涂吹搅!

    這時,狼失去了理智,張開了嘴。他還覺得那個穿白衣的年輕人對他很熟悉,好像他以前在什么地方見過似的。

    “你沒看到這家伙和五百歲的蕭云完全一樣嗎?”

    天虎門主虎嘯天斜視著龍霸天狼星無情的老鷹長天,笑了。

    聞言,大家的臉色突然變了,都死死的看凌云。

    “那是真的!”

    “和五百年前的凌云一樣。天哪,難道不是死人的轉世嗎?”

    老鷹長日和狼灰心喪氣都一臉詫異地看著下面白衣青年,驚呼不已。

    五百年前,他們都見證了天劍神仙的真面目。當然,他們記得。

    “哦,我的天哪,世界上有些人是完全一樣的,他們和五百年前一樣!

    博鰲的首領博軒岳瞇著眼,震驚地說。

    “凌云?”

    “已經死了五百年的哈哈,沒想到今天能遇到和死人一模一樣的人,真的很有意思!”

    “這是上帝為他父親報仇的機會嗎?”

    “這孩子雖然不是五百年前的凌云,但長得一模一樣。如果他殺了它,他會在某種程度上為他父親報仇!

    隆巴坦兇狠地笑了笑,冷冷地看著底下的白衣青年。

    兇殘可怕的神情似乎把那個白衣青年活活地吃掉了。

    在天空中,魔族的頂級力量在一個接一個的談論著。白衣青年凌云搖頭冷笑,張嘴。

    “你嘴里的死人來了!”

    “五百年前,我摧毀了你的惡魔家族,殺死了三條惡魔龍,它們是你魔域中最強大的。今天,我可以消滅你們所有人!”這聲音洪亮有力,傳遍了所有魔族的耳朵,立刻激怒了魔族中有權勢的人!霸撍,這孩子真會吹牛。他假裝是五百年前死去的那個人。他是我們大家的傻瓜嗎?”

    “哈哈,真是傲慢無知。面對我們魔族無數權貴,我敢說。我真的想死!”

    “我見過猖獗,但沒見過猖獗。我們魔域里所有的強者都聚集在這里。他竟敢如此傲慢。你真的認為他是世界上不可戰勝的存在嗎?這是你無法控制的!”

    “就是說,笨蛋。當我看到強大的魔族戰斗時,我要看看他是如何跪下求饒的!”

    聽完凌云滔滔不絕的話語,周圍萬妖城的魔族眾無不哈哈大笑、諷刺。

    “哈哈,孩子,你不覺得我們都是傻瓜嗎?500年前死去的人怎么還能活著?即使他們活著,為什么他們現在出現了?”

    “另外,我們親眼看到,天劍神仙與我們魔域龍師同歸于盡。他已經死了500年了。你相信嗎?”

    “不吹牛不吃草真是個笑話!”

    在天空中,惡魔家族中有權勢的成員鄙視嘲笑和嘲笑。凌云的話顯然不可信。

    “哈哈,小子,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偽裝成死人的,但是你闖進了我們的魔未知生物城,殺了我們的惡魔。今天,你不想夢想活著離開!”

    龍霸天傲然屹立在空曠之中。他雙手抱著胸膛,低頭看著下面的凌云。他冷冷地說。

    凌云抬頭一看,看到了三條妖龍之子,龍主宰著天空,現在是妖域的首領。

    “我已經五百年沒見你了。我沒想到那個放屁的小男孩已經長大了,成了魔域的首領。班布神獸比你父親還強壯!

    凌云看著龍霸天,瞇著眼冷冷地說。

    “肆無忌憚!”

    “你怎么敢和魔域首領龍尊大人說話?你在尋找死亡!”

    “傲慢的孩子,我勸你馬上跪下,為你的無禮道歉。也許我們可以給你一個快樂的死法。否則,你就知道不死而活是什么意思了!”

    見凌云竟敢如此不敬龍尊,龍霸天周圍的妖魔不禁咒罵起來。

    你應該知道,龍霸天是魔域中唯一一個進入半步不朽的。也是妖龍家族的高貴血統。無論是天賦還是力量,它是惡魔領域中最強大和最令人敬畏的存在。

    這樣的存在被人們褻瀆了,自然是無法忍受的。如果眼睛能殺人,凌云此刻可能已經死了一萬多次。

    “這個兒子太投入了。誰愿意給這個無知的瘋子上一課呢?”

    天空中,龍霸天雙手抱著胸脯冷冷地說。

    “我!”

    “我!”

    “還有我!”

    “龍王,讓我來吧!”

    隆巴坦的聲音剛剛落下。無數強大的惡魔都在互相呼喊,希望能給這個傲慢的孩子一個教訓。

    龍霸天見此,咧嘴一笑,目光落在了一個有著四只不死獸之力的豹人身上。

    “你們這些豹子負責守衛這座城市。這孩子闖進來了。你們這些豹子必須努力解決這個問題!

    龍霸天瞇著眼,看著下面一只強壯的豹子家族,一條輕快的路。

    聞言之下,強壯的豹家人都紛紛彎下腰來,連忙點頭,生怕惹怒龍尊。

    “別擔心,龍尊大人。我把這個男孩給我。城管隊長是我的二哥。如果他不守城門,他就要我替他贖罪!

    四種養殖產品中的豹人脫穎而出,向龍霸天鞠躬。

    “你叫什么名字?”龍霸天看了看那個臉色清淡的豹子說。

    “豹小武,龍尊大人可以叫下屬小武!

    四平修行的豹人高大威武,如今卻在龍尊面前顯得十分卑微。

    “很好,小吳,這孩子給你的。給他點顏色看看。讓他知道沒有人能闖入惡魔的領地!”

    龍霸天微微點了點頭,低聲說道。

    “是的,龍尊大人,小武不會讓你失望的!

    豹小五恭敬地點了點頭。

    然后他轉過身來,看著凌云,一個白衣青年,帶著冷酷的微笑。

    “杰杰,孩子,準備好后悔了。敢于闖入我們的魔未知生物城,敢于在我們魔未知生物城的眾多權貴面前大聲疾呼。你以后會后悔嗎?”

    豹子小武張開嘴,露出一排尖牙的白花,冷笑著說。

    那兇狠的眼神似乎把凌云活活地殺死了。

    “后悔嗎?”

    “Benxian的字典沒有遺憾!

    “如果你想這樣做,你為什么有那么多廢話?”

    凌云雙手放在背上,望著面帶冷酷笑容的獵豹小武。

    “哼!”

    “我要死了。我敢于勇敢。好吧,我照你的意思去做。我要把你打得跪下求饒!”

    豹子小五不屑一聲冷颼颼的哼。

    演講結束時,他的腳踢在地上。

    砰的一聲,大地裂開了,豹小武像大風一樣呼嘯而出,直奔凌云而去。

    “不朽之法——撕破風爪!”

    豹小武冷飲,整個人化作一道金色的閃電,以兇猛的氣勢抓住凌云。

    看著鋒利的爪子,凌云沒有躲開。他舉起手,直接抓住另一只爪子。

    “哈哈,你看到那小子這么囂張,用手抵擋豹小武的爪子了嗎?他在尋找死亡!”

    “哪怕那小子是傻子,他也要用自己的身體直接抵擋住小武豹的爪子,真是可笑!”

    “豹小武也是四級神獸之首。他甚至可以和五級神仙戰斗。那孩子真的不知道他從哪里來。他敢徒手抵擋小吳的爪子。他真的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如果這只爪子掉下去,那孩子的手就會毀了!”

    “哈哈,叫他自負,以后看看他有多后悔!”

    周圍強大的惡魔們嘲笑凌云徒手抵抗四大頂級動物豹小武鋒利爪子的能力。

    在他們看來,此舉顯然是在找死。

    “哈哈,這個男孩對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我很好奇。這種信心從何而來?”

    在天空中,最強大的惡魔們看到這一幕時忍不住大笑和開玩笑。他們想知道五百年前那個殺害天劍縣的年輕人是否真的有能力,或者只是個傻瓜和瘋子!肮,無知的孩子,我想赤手空拳地抵抗這個不朽的魔爪。太可笑了。你會死的!”

    變成閃電的豹小武冷冷地笑了,鋒利的爪子毫不留情地抓住凌云的脖子。

    看著鋒利的爪子像閃電,凌云的右手也像閃電一樣迅速地抓住過去。

    “砰!”

    城門口有一聲尖叫,像是金屬碰撞的聲音。

    凌云的兩根手指緊緊抓住豹子的爪子,控制著另一只手的爪子與另一只手的爪子碰撞,并點燃了道家的火花。

    “什么?”

    “你-你只是用兩個手指擋住這個不朽的攻擊?”

    “怎么可能?”

    看到自己鋒利的爪子被另一只手的兩個手指卡在空中,擋住了另一只手的爪子,豹小武驚訝地看著白衣青年。

    “這孩子是怎么做到的?”

    “兩只手指擋住了豹子的爪子。太神奇了!”

    “那一擊足以在一秒鐘內殺死四仙。那個男孩很容易阻止他。他的修養遠高于豹小武嗎?”

    “不,這個男孩看起來太年輕了。他有武平神仙的力量嗎?”

    “這樣的天才怎么可能不為人所知呢?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人!”

    看到這一幕,周圍強大的惡魔們震驚了。顯然,這與他們的預期完全不同。

    “你真的認為你能傷害我幾只斷了的爪子?”

    凌云笑嘻嘻地看著眼前的小五豹。

    談話結束時,在對方驚訝的目光下,兩個手指被迫轉向一邊。

    “砰!”

    “砰!”

    “砰!”

    清脆刺耳的聲音~

    “啊!”

    “不!”

    “我的爪子!”

    豹子小武睜大了眼睛,扭著臉,狂叫起來。

    我看到他手上的爪子都被凌云生扭傷了,血不停地流出來,讓他哭了。

    “死吧!”

    凌云看著豹小武,它尖叫著。他臉上沒有憐憫的表情。凌云扭動爪子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另一只手的喉嚨。

    “Hmmm毫米”

    凌云抓住豹小武,掐住它的喉嚨,使它瞬間窒息而死。

    “混蛋!”

    “放開!”

    他們周圍的魔族勢力對凌云怒吼。

    然而凌云卻無視周圍妖魔未知生物怪的憤怒,狠狠地捏了捏。

    砰的一聲,豹子小武的脖子裂開了,鮮血飛濺,頭和身分開,摔在地上染紅了。

    “還有誰想試試本仙的技巧呢?”

    “我們到這兒來,我慢慢和你玩!”

    凌云隨手揉了揉豹小五,環顧四周,冷冷地說。

    那表情顯然沒有注意到強大的魔族。

    “混蛋,你殺了我大哥。該死的,我豹子家族永遠不會放過你的!”

    包頭市城防大隊大隊長看到哥哥被對方壓死了。他的眼睛是紅色的,他盯著凌云喊道。

    “傲慢的孩子,你殺了我的兒子,我不會饒了你的!”

    “龍尊大人,請給我一個機會,教這個傲慢的孩子為我們豹家族中死去的強者報仇!”這時,一個黑袍的豹族男子氣憤地走了出來,盯著凌云,轉身要天上的貴龍霸天。

    “是的”。

    龍霸天的臉上沒有表情,很輕。

    看到龍尊應該讓他動一動,黑袍豹子頭的男人狠狠地笑了笑,轉身兇狠地看著凌云。一股怪獸的氣息像巨浪一樣滾滾而出。

    </br>

    </br>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