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帝纏

第182章:早想好了

    忘言坐在馬車里,心中有些擔憂,她只是一個下人,盡管竹春說不是,可為了她去毆打信王家的公子,真的可以嗎?

    “不要擔心,竹春可是上過戰場的,手下有分寸,不死不殘又可以過癮,她辦得到!

    白露一邊給忘言處理手上的傷口,一邊朝馬車外看了一眼,竹春的興奮她可以理解,汴京城中太安靜了,府中人想要找個人練手都困難,偏偏今天楚浮送上門挨打。

    忘言點頭,順著白露目光朝外看,見竹春滿臉興奮的對著楚浮拳打腳踢,一旁站著的謝容珍都嚇傻了。

    竹春下手確實很有分寸,傷倒是不會傷的很重,但絕對肉疼,這些手藝還是她閑來沒事去天牢里學的,后來又跟梁爍討教過,絕對手藝精湛。

    一頓毒打過后,竹春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叉腰說道,“道歉肯定沒有,你要是有能耐,就把事情前因后果告訴信王,讓他老人家親自到辰王府興師問罪,今天就先這樣,你們不餓我們還餓呢,就不用送了!

    孟冬只一直看著,等竹春跳上馬車坐到他身邊,他才揚起鞭子趕車,連個眼神都沒落到楚浮夫妻身上。

    白露處理好忘言的手,小聲叮囑道,“回府后去帳房找鳴蜩,他那里有上好的傷藥,讓他給你涂一些,若是留了痕跡不好!

    忘言眼睛睜得圓圓的,眼神中有一種期待和崇拜,她本以為自己這一摔會不了了之,甚至還會惹來一頓訓斥,好讓對方能息事寧人。

    沒想到白露不聲不響便讓竹春動手,更沒想到竹春一點不怯,上去就是一腳,那一腳忘言幾乎要掉了下巴,那可是信王府的公子啊。

    她用手比劃了幾下,白露趕緊示意她不要激動,手上的傷不輕,再這么比劃下去,說不定又得流血。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當街打人這種事我也是第一次做,不過也許不是最后一次,他實在太討厭!卑茁缎Σ[瞇的說著,絲毫看不出擔心。

    從前的她雖然刁蠻,卻也沒多少機會仗勢欺人,后來她為了楚珞更是收起了小性子,不過十年時間,硬生生從一個無知少女變成了沉穩隱忍的婦人。

    結果楚珞反手給了她一個背叛,讓她從高高在上的公主,變成了北狄最下賤的奴。

    重生回來,她心中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她有這樣的條件仗勢欺人,若不是毫無理由,為什么不呢?

    忘言咳了兩聲,白露以為她哪里不舒服,忘言搖頭,做個手勢,大致意思是她沒想到只是因為那人太討厭,所以才讓竹春打人。

    白露嘿嘿笑了起來,“也不全是,他要是不動手把你推倒在地,我或許還能再忍忍,怎么說姑姑才剛暗示我收斂點,我轉頭就當街打人,好像不怎么好!

    “主子還知道不怎么好,回去之后得跟王爺說一聲,免得那邊惡人先告狀!

    孟冬的話惹來白露一陣偷笑,看似責怪,實際上還是為了她們今日之事未雨綢繆,不過白露認定信王不會因為這件小事上門問罪。

    一則他如今來汴京是打著到謝家道歉的理由,雖然看著不體面,但這個理由卻讓人不好多問。

    二則信王的目的是來求和,不管是求謝家的和,還是什么,他都不希望節外生枝。

    所以很大可能楚浮今天這一頓就白挨了。

    “先回去再說,阿爹說不定不在家里!

    孟冬聞言揚了馬鞭,馬車加快了速度往辰王府回去。

    如白露所料,白亦鳴并不在家,問了季暑才知道,他午后入宮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白露便自己帶著忘言去帳房,一來給她處理傷口,二來她想問問鳴蜩,汴京中最近有什么好玩兒的八卦流言。

    到帳房的時候,鳴蜩正蹲在地上往枯葉上瞧,白露小心走過去輕聲問他看什么?鳴蜩擺手說這時節還有蝴蝶,可惜已經瀕死了。

    “既然已經瀕死,三叔就發發慈悲,先看看我們這倆大活人唄!卑茁稕]在枯葉里瞧見蝴蝶,心道指不定鳴蜩是借物喻人。

    可她想了想,汴京城中什么人像蝴蝶?又快要死了?

    鳴蜩拍了拍手從地上站起身,扭頭看到忘言正拖著一只手,忍不住皺眉道,“小郡主你這第一次帶人出門就給弄成這樣,太不知道愛惜了吧!

    說著也不等忘言和白露有什么反應,三兩步進了帳房拿著托盤出來,“來來來,咱們隨意點,就坐在這里處理,反正等會兒說不定還要來人,正好不用拿第二遍了!

    忘言乖巧的過去坐下,趁著鳴蜩給她再次處理傷口的空檔看向白露,眼睛的疑問幾乎要蹦出來。

    白露干笑一聲,“家里消息最靈通的就是三叔了,他的消息來源有些雜,有時候來說的人會帶著傷,不是被人打了,就是被人打了!

    忘言張著嘴巴愣愣的看看白露,又去看看鳴蜩,原來她說三叔這里有好藥的原因是這個...

    鳴蜩手法嫻熟的很,不一會兒就給忘言處理好,一邊歸置東西,一邊吧砸吧砸嘴說道,“小郡主不能這么說,那些伙計可都是我的臂膀,要沒有他們,我可就寸步難行了!

    白露抿唇笑而不語,與其說是臂膀,不如說是耳朵和眼睛,那些人來自各行各業,既有某個店家,也有別家府上的仆從,最多的可能是街上的乞兒。

    “小郡主今天來除了這個,還有什么別的事?”

    鳴蜩瞅了眼忘言,這姑娘死里逃生,能在府中繼續活下去,也算是一種造化,放眼整個汴京城,乃至整個楚國,還有什么地方比辰王府更舒心?

    “想問問最近城中有什么好玩的東西,尤其是那對母子的!

    滄州一戰后,她徹底等不下去了,既然豫王府沒有明顯的破綻,那她就想辦法撬出來,不管是陰謀陽謀,她都不能再等下去了。

    “倒還真有,聽說豫王到宮里找了陛下,可惜陛下沒見他,后來又去了梁妃宮里,再后來出宮的時候一掃焦慮,甚至有點輕松!

    </br>

    </br>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