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

    一群宮女帳外侍奉,太子妃給太子與樺绱各盛了一小碗皮蛋瘦肉粥,他父女兩個口味相同都不喜歡甜粥。樺绱就著香丁茄子醬菜和蔥香小酥餅吃的歡實,不知是不是因為正長身體的時候,最近總是胃口大開,吃什么都香。太子給樺绱夾了菜,問樺绱怎么這么能吃,樺绱揚著塞得鼓鼓的腮幫皺眉回道:“放心吧父王,吃不垮你的!蹦切∧影烟佣盒α,父女倆你一句我一句邊吃邊開心的聊著,一時氣氛十分歡快溫馨。

    太子妃抿了兩口粥放下小湯勺,看著太子神色問道:“殿下,大前日余兒墜馬了,好在無礙。多虧顧家小郎君的舍身相救,才讓余兒毫發無傷。臣妾覺得理應答謝小公子的救命之恩,且那日在醫帳碰巧見到顧夫人,也已經說了。臣妾想,想在東宮設宴,不知殿下意如何!

    太子眼瞼低垂正夾著菜,聽到這抬眸停下筷子問道:“是顧太傅家的公子?”

    “正是,臣妾見過的,是個風華出眾的少年!毕胂肽浅鎏舻臍舛、容止與江家小公子并行站一起,都是不可多得的少年郎。太子妃給樺绱夾著菜,這丫頭近來食量大增,以前沒見這么能吃,也不長肉。今年就看到她身量躥高不少,都長了個子。

    “嗯,你看著辦吧!邀顧夫人和他家兒女參宴,孤就不參加了。備份厚禮給顧家小郎君!碧佣似鸩世L瓷碗,快速扒拉了兩口粥,便取巾帕試了嘴角,起身說道:“你們慢慢用,孤有事先走!碧渝统鰩ね,早有小太監一旁等候,說是禮部侍郎有急事回奏,一行人匆匆離去。

    太子走后,樺绱吃完小酥餅用花茶水漱了口,起身也要離開,太子妃問道:“才用了早膳,急著去哪?”

    “母妃,我才得了匹小馬駒,我要去看看!睒彗刺笾髅牡男δ,昨日才得了心愛之物,這新鮮勁還沒過呢,不得天天去看幾眼才放心。

    “馬駒?你八皇叔給你的!碧渝鴺彗吹氖滞献∷,問了句。

    “不是,母妃你別問了,我要走了!睒彗醇敝鹕,又不想跟母妃說顧公子給她換的小黑馬。女孩子嘛,這個年齡都有小秘密了,哪能事事報備,還能不能有點隱私了。

    “你才摔下馬,怎么不長記性。姑娘家家,少碰那些激烈的活動,別讓我跟著你擔心,你看看之凝,你就不能學學,多嫻靜大氣。沒事做做女紅,過了年我得給你找個師傅好好將繡工水平提提才是正經!碧渝锬飳彗崔粼谂赃叺囊巫由,開始了念叨。

    樺绱噘著嘴,不開心都寫臉上,小聲的反駁道:“之凝才不喜歡做女工,她喜歡讀書和寫意畫,母妃你被她騙了!

    雙手背在身后接著說道:“來獵場不騎射,談什么女紅?那三十五位閨秀還獵了三百只獵物,連皇爺爺都夸她們‘巾幗不讓須眉’呢,要是皇爺爺做女工我就做!”掛著嬰兒肥的小粉臉上滿是不樂意,她最討厭做女工了,還要專門給她請個師傅,那日子怎么過呀。

    太子妃看著樺绱,這小嘴懟起話來也是真氣人:“你!這孩子口無遮攔!走走走,去看你的馬駒去,別在這氣我!

    樺绱瞥了眼母妃后,緩緩起身,端足了端莊優雅的架子,臉上表情恬靜。左手輕搭在右手上垂于小腹前,緩緩屈膝半蹲下,低首行禮,恭敬的答道,語速適中,聲音輕柔潺潺如泉水,又起身迤迤然離去。

    太子妃抿嘴表情無奈的看著樺绱離去的身影,不知要笑還是要生氣,最后搖了搖頭,嘆道:“這鬼丫頭,真拿她沒法子,若是楨兒有她一半的活力就好了!

    說起楨兒,太子妃又擔憂起來。余兒若是男孩,她便不會這樣難做。她在的位置,權利遠比親情現實。這幾日母親來找她聊家常,在這獵場見面方便些。母親說堂叔家的嫡女十八歲還未許人家,今年參選秀女,已經過了初試。問她,若是讓堂妹進這東宮,姐妹有個幫襯,自是多些底氣。她聽后震驚不已,久久不曾言語,只覺得血氣上涌,頭頂疼的一抽一抽的,一時天昏地暗。想不到,想不到父親與祖母竟然有這樣的打算,她蒼白著臉望向母親,母親被她瞧的面容尷尬,眼神躲閃。顯然是被逼著過來說這些話的,她又不是不知道,父親與祖母對母親的態度。她控制不住眼淚涌入眼眶,哽咽的問道:“當真好嗎?”

    堂妹她少時見過,那時雖小,卻能看出是個明艷活潑的,十八歲的姑娘如同含苞待放的花朵,來東宮會令她如同‘牢獄’的生活更加艱難些。她是無所謂了,可是余兒和楨兒該怎么辦,若是得寵就是她一人的悲劇,若不得寵東宮不過再多個可憐人罷了。

    “小皇子吉人自有天相,定會長命百歲的。等大些習武后,身體也就變得強壯了。娘娘不必憂心!睂m女過來寬慰道。

    “若真如你所說就好了,余兒才墜馬又去找馬駒,看樣是沒留下陰影!碧渝@時才執起筷子,用早膳。

    “剛剛聽小城子說,小公主的這匹馬還是大宛名駒,血統純正。是顧公子拿比賽獎賞的弓與馬鞍換得的!睂m女一試粥已經有些涼了,舀了大碗放入一旁的小火爐上溫熱。

    “什么意思?”宮女把剛剛聽來的話跟太子妃娘娘說了一番,倒是令太子妃意外。

    “本宮見過,是個好孩子,一瞧日后定有一番大作為的!笨上菢拥氖兰,要不。。。輕笑了下,搖了搖頭,那樣的家世自是不可能的。又說道:“也不知道,將來余兒會找個什么樣的駙馬,能趕上顧公子一半就行了,主要是對余兒好,本宮就放心了!

    “娘娘快別愁了,小公主長得嬌俏可人,性子也和善討喜,又是這般高貴的出身,天下哪個男子不肖想!笨傆胁粺嶂怨賵鍪送镜那甯吖优c小公主相配。

    </br>

    </br>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