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解救 十一

    “局長,我們的人你已經登上去了!毕聦賲R報最新情況。

    “讓他們盡快與溫謹言匯合,把他們帶回來,而且要活著回來!毙旌蜁驹诩装迳,欄桿拍遍浪花一朵朵,冷峻的臉上是一種無法掩飾的威嚴。

    “是!

    兩艘船的距離,大約是一千米,但是他們的人是劃著小船過去的,接個人回來是綽綽有余的。

    有人在徐和書耳邊小聲的說事情,事情是什么樣子的,南景聽不到,但是她感覺到徐和書在聽到后,往她這邊看了一眼。

    是莫亦辰有什么危險嗎?南景這般擔心的想。

    但是,徐和書千想萬想,沒有想到最會搞事情的還是莫亦辰。

    “你說他要一個人去炸船?”徐和書皺著眉頭聽著對面溫謹言傳來的聲音,槍聲太響,勉強可以聽清楚溫謹言說的是什么玩意兒。

    “嗯,你也知道,我攔不住他的。他要一個人去,就讓他去,因為這邊很明顯,古蛇是想逃走的!

    溫謹言微微露出頭,但是并沒有發現古蛇和杜厲的存在,很顯然這兩個人是不在這里的。

    那么只有一個,他們離開了。

    至于為什么離開,要么就是以為,他們這些人不足為懼,要么就是打算逃離這個地方,想來他們也是知道徐和書近在咫尺的位置。

    所以很明顯,他們是想逃離這里。還想和十年前一樣逃走。

    但是莫亦辰怎么可能給他們機會,十年前逃走是幸運,十年后,還是要結束才是。

    “他還真是……”會找麻煩。后面的話,徐和書沒有說出來,但是那邊的溫謹言是很懂的。

    “我已經派人接應你們了,不管是誰,我要你們十分鐘之內,必須要離開那艘船。而且一定要在古蛇離開船之前!

    “你什么意思?”溫謹言分明感覺到徐和書話中有話的意思。

    “就是上一次,南景被高瑤綁了之后,那個屋子是古蛇炸的!

    差一秒,他們就被炸的什么都沒有了的那一次。

    溫謹言汗毛豎了起來,那不可言說的感覺從腳底蔓延,“你是說他們本來的意思就是想把我們一網打盡?”

    徐和書嚴峻著臉色,“這不是一次兩次了,古蛇從來的行為,都是在最后結束的時候,炸掉所有的東西!

    古蛇從來都不是善茬,也不會給別人留下機會找到自己的。

    他只會毀尸滅跡,毀掉所有的東西,也就意味著,莫亦辰所做的事情,從來都是古蛇希望的。

    “所以說讓你們趕緊走!”徐和書吼道,他也是才剛剛知道的,沒想到古蛇還有這種愛好。

    溫謹言一個不留神,手臂上被擦傷了,輕哼了一聲,“我知道了!

    “怎么樣?”程一問。

    “趕緊走,我們來就是古蛇自己下的套。我想那炸藥肯定不是都用在荒島上,是想以荒島為借口,想引我們上鉤!

    難怪,溫謹言怎么覺得古蛇會在這樣一個荒島邊停下那么奇怪。對于杜海幫忙的事情,好像什么并不是很驚訝的樣子。

    因為古蛇從始至終都知道這件事情,他心里面裝著自己不知道的樣子,陪著他們演了一場戲。

    現在最后一幕要落下來了,主角當然是要退場?粗麨閯e人準備的舞臺上,像一個個小丑一樣的逗人歡樂。

    早在十年前,古蛇就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和他對抗的視力,無一幸免。

    也只有在與秦陽對抗的那一次,他一不小心錯估了實力,才導致自己差點翻船。

    但是失敗的經驗后,就是更加精密的計劃。

    或許這個男人早在杜海會喜歡南景這件事上就已經開始謀劃了。

    想想都覺得細思恐危,布了這么長時間的局,終于打算收場了嗎?

    “什么?就是說,我們來都是已經算計好的?”程一真沒有想到,古蛇這個人竟然算計到這種可怕程度。

    “恐怕,連杜海會出手也是提前算好的!睖刂斞钥戳艘谎鄱藕。

    杜海簡直不敢想象,這件事父親知道嗎?還是說他默許了,默許在這件事上,把自己的兒子舍棄出去?

    “大概他唯一沒有想到的就是,阿亦會提前炸了這艘船!睖刂斞猿了嫉。

    阿亦是不是也感覺到了,所以才會一個人只身去炸船?

    “不管怎么樣,我們先出去,接應阿亦!贝颂幉皇蔷昧糁,他們應該同徐和書說的那樣,早早的就出來,在船下接應阿亦。

    “那好!背桃灰餐膺@樣做,否則就是給老板找連累做。

    莫亦辰順著腦海里面的路線前進著,道路有些昏暗,頂上的白熾燈亮著,映出下面的影子晃動。如同鬼魅一般,前行不斷。

    不知道那哪個地方壞了,傳來了滴滴答答的水聲,在寂靜的環境里顯得格外的刺耳。

    莫亦辰踩在地上沒有聲音,左手上是一把鋒利的瑞士刀,右手上是一把手槍。

    就這樣毫不畏懼的走向他的目的地,前方的墻頭上有一個移動的紅外攝像頭,在轉動,紅色的亮點,讓莫亦辰感知到了,一抬頭就是一槍。成功的解決了一個威脅。

    “呵,他竟然這么敏感的發現了!笨吹酱藭r此景的古蛇微微勾唇,他正看著好戲呢!但是好像有人偷偷溜走了呢!

    這么不乖,古蛇可不喜歡。

    “讓人跟上去!惫派叩姆愿赖,身旁就有人去執行命令了。

    “莫亦辰,你可真有一個頑強的生命!”古蛇看著沒有畫面的鏡頭。

    十年前,古蛇可是親自將莫亦辰放到海上的,可就是這樣,他都還好好的活著,沒死成。

    到現在那么多天的折磨,竟然還同沒有事一樣行動,這個莫亦辰不愧是莫秦的兒子,身體素質都是一樣好的強悍!

    “不過,十年前,可以威脅到你,十年后依然可以威脅到!惫派叽舐暱裥,反派的猖狂好像并沒有讓他有任何的收斂,反而變本加厲了。

    在角落里是有著一個被綁著的人,如果莫亦辰在場的話,一定認識這個人是誰。

    但是此時的他還在完成他的任務,他是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但是他并沒有發現有更加危險的事情等著他呢!

    從十年前莫秦的開始,就已經注定了,這個莫亦辰是擺脫不了古蛇的噩夢。

    十年后的事情重演,古蛇倒想知道,這一次莫亦辰又該做什么選擇。

    是和當初的莫秦一樣嗎?

    還是放任不管呢!

    畢竟他的了解下,這個人似乎和他的關系不是很好呢!

    </br>

    </br>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