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奶量的比拼、上

    第675章【奶量的比拼、上】

    “不要仗著可愛就一臉無辜的說出那種可怕的話喂!”方想嘴皮子扯了扯兩手一攤道,“反正橫豎都得死唄!

    “那不然呢?看你這么可憐我想放你一馬也不現實啊,”她說道,“這里好歹是巔峰爭霸戰,那家伙交代我好多遍了,進入游戲,遇到對手對方主動認輸前,既分勝負、也決生死。所以咱們倆之間,必須得死一個才行!倍嗄日f著單手抬了抬巨劍,“你快點,我時間忙著呢!

    她催促著,然后悠閑的從背包里掏出一包薯片撕開吃了起來......

    方想臉上憋屈,內心更是苦澀。

    同時也將多娜口中的‘那個家伙’的家人給一同問候了一遍。

    陸離人在家中坐,鍋跨時空來。

    人家就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自己還完全無處反駁或反擊。

    越想越氣,越想越不服,越想越憤怒!

    我在怕什么?

    對方強!

    但區區游戲,不去拼一把,又怎么可能知道?

    拼了還有一半幾率,不拼就完全沒機會了!

    所以!

    我不能放棄!

    方想給自己打氣,自我催眠到讓自己以為自己能打過對方。

    然后準備反抗爆發!

    我得站起來!

    白發魔女又如何?

    看我方想今天要屠魔。!

    “喂!死胖子你跳不跳?”這時多娜一腳踢起了巨劍拿在手里舞了舞,“不跳我砍了啊!

    “誒好勒!姑奶奶我這就跳!”

    方想卑微的點頭,然后轉身握緊了斧頭,頭也不回的道:“我跳了啊......我真跳了啊,我馬上就要掉下去了,粉身碎骨了啊,我......我..”他忽然眉頭一皺面色一狠,反手抄起斧頭旋轉著就砍向了多娜,“臭娘們我砍死你。!白金三板斧。!”

    “切...”多娜面帶不屑,身體不為所動。

    見凌厲的攻擊襲來,她冷笑著對著方想伸出了纖細的左手凌空一握。衣裙袖子因為這個動作滑至手腕,露出了一截白皙的手臂,她唇齒輕啟道:“四相引!”

    方向技能才開始一半,硬生生的被多娜給中斷。

    然后多娜隔空一推,實力的差距宛如俏皮的微笑道:“沙尤啦啦~死胖子!

    “我——草——”

    方想被多娜直接從萬丈懸崖給丟了下去。

    來到邊緣向下看去,等待了片刻,系統的勝利提示就出現了。

    “切,居然強退了,膽小鬼......”

    ......

    另一處戰場,哦呀斯咪也被嚇得不輕。

    在她的眼前,是一處大約足球場大小的廣場。

    上面擺滿了各種石像,她和她的對手則站在兩邊大約球門位置,——至少一開場的時候是這樣站位的。

    石像有六排,每排數量不盡相同。

    從距離自己最近的那一排開始,直到最遠的第六排,石像的大小都在逐步加大,數量卻在逐步減少,最后一排甚至只有一個,但體型卻達到了十米!聳立在雙方楚河漢界的場地上對立者。

    石像各種形狀的都有,人形、犬型、觸手形,但最大的那一個,是一個手持大刀的人形生物。

    比賽的規則,也和職業有著莫大的聯系。

    就是奶醒石像,干掉對方!

    最小的最容易奶活,最大的最難,簡單粗暴。

    這是一場奶量的比拼!

    對手也是一位類似奶媽的男性,造型與其說是奶媽,倒不如說是巫師......

    矮小的身體被一個斗篷完全遮蓋,只留下慘白的下巴和拿著一根長杖的枯手。

    奶媽被嚇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對手的模樣。

    因為看著太特么詭異了。

    比賽前的規則在雙方獲得身體控制權之前就播放完畢,所以比賽一開始,雙方就操作起來了。

    奶媽自然的幾發圣光祝福復活了最近一排的一些石像,也不管是什么,她都是閉著眼睛丟的。

    雖然準頭和心態都有點不合格,但人家質量和數量管夠啊。

    這個技能在她30級后,雖然治療效果降低了好幾倍,但同樣的冷卻幾乎為零,消耗也只有原先的十分之一不到。

    原因之一就是這個技能是圣騎士的標準技能,就和吃飯握拳一樣簡單。

    六七個亂七八糟的怪物或人復活后不用任何指示,張牙舞爪的提著刀棍就朝著對方沖了過去。

    那巫師從頭到腳都透露著詭異,連ID就很駭人,叫‘切膚之愛’,這種一看就讓人有點頭皮發麻的昵稱,哦呀斯咪也很懵逼為什么系統沒有限制注冊。

    稱號為‘巫醫’,等級LV35比她高兩級,工會名字【獻祭一個活人】,和ID一樣讓哦呀斯咪心底發顫。

    第一個照面,切膚之愛掏出一個看起來血肉模糊的東西捏爆,并撒向了石像,四五個石像便眼睛一紅活了過來,對著哦呀斯咪這邊沖了過來。

    雖然第一輪的數量上看起來,是哦呀斯咪占據上風。但氣勢和臨場模樣來看,無疑是對方更勝一籌。

    雙方召喚后,巫醫詫異的同時也開始了第二排和第三排的召喚準備。

    哦呀斯咪則在原地發抖......

    “他手上那是什么?心臟嗎?直,直接...捏爆了。!——這人看起來好可怕!”她抱緊了自己的十字架,“誰來幫幫我......啊,這是單人作戰......果然還是好可怕......我能強退嗎......”

    她腦內開著小劇場,但退出的念頭剛起,腦海里就出現了幾點的那句加油,猛的搖了搖頭,目光看著對方,逐漸堅定了起來。

    “總,總之,我就不看你就是了吧!”她迅速的找到了這場比賽的重點,目光投向了眼前的石像。

    那邊的巫醫則已然完成了第二輪的治療。

    “哼!又是一個胸大無腦的女人!”巫醫捏爆心臟后,見對方居然比自己的奶量高一點你,心里頓時不服氣了起來,又掏出了一個蝙蝠干......惡狠狠道:“今天我就教教你,巫術可比你的圣光強一百倍!——生命毒霧!”

    一圈綠色的霧氣從他雙手張開的袍子里噴涌而出,迅速的覆蓋了第一排和第二排的所有石像,幾秒后,絕大部分都活了過來,眼睛亮起紅光,動搖著關節,然后沖向哦呀斯咪。余下的那些也在毒霧的滋養下抖動了起來,復活只是時間問題。

    第一輪已經打在了一起,因為過于低級,戰斗力和智商都低到了無力吐槽的境界,你一刀我一刀,變成了夢幻西游。但因為哦呀斯咪的數量比對方多,所以占據著上風。

    “噫!”哦呀斯咪又是一驚,“放,放屁了嗎?”

    但是她的驚慌迅速的被襲來的怪物給吸引,渾身一抖后慌慌張張的也丟出了第二輪治療:“圣光祝福!”

    一片圣光球飛出,但是想象中的直接復活石像并沒有出現!

    “?!”她腦子有些懵,然后眉頭一皺準備加大數量。

    切膚之愛見此不住冷笑:“哼!只會低級治療術的蠢女人,還真以為自己的初級治療能...納尼。???”

    前方,哦呀斯咪的十字架上點亮了五百瓦的燈泡,無數的最初級圣光球正在從燈泡上面飛出,頃刻間就包圍了哦呀斯咪,然后在哦呀斯咪的指示下飛向了第二排乃至第三排的石像。

    威力不夠,數量來湊!

    她召喚出了一片星空......

    </br>

    </br>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