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巴山劍俠傳

第七十三章

    七十四

    河南蘭考縣縣城中,一家標著鐵拳會標志的酒樓外,張存仁隨手在上面劃了幾個記號,這是召集鐵手會城本的要員的記號,張存仁身邊鐵拳會的二當家,當然可以召集此間的骨干人員,他用指頭隨手在這里劃下,力道如同鐵筆銀鉤一般,深入了到石墻之中,一個鐵拳的樣子的花樣陷入了石墻中,旁的人看了,只當是小孩子隨手劃下的玩藝,誰也不會當真。

    張存仁回頭一看,沒有人注意自己,來往的人也照常提熙熙攘攘,小販的叫賣,行人的走路聲,還有腳邊的幾個小乞丐討飯的聲音清楚的傳到了他的耳中,沒有什么異常。

    張存仁在鐵手會中絕不是沒有什么威望,相反,他甚得人心,鐵手會拼地盤的地程中,都是他一馬當先,許多地方被收服的地頭蛇勢力并不服開封的鐵手會總壇,相反,他們只服張存仁,張存仁一聲號令,不說調動整個鐵手會,但是調動一半的鐵手會是不難的,本地蘭考縣的有名拳師趙關勝當年便是和張存仁比武輸了,心甘情愿的加入了鐵手會,不過許多開封來的命令,趙關勝都是不理的,但是如果是張存仁下令,趙關勝會第一個沖上去,趙關勝在蘭考的上百弟子,也都聽從趙關勝的命令。

    張存仁夜里便要在這蘭考的陵源酒樓外會見自己一干老兄弟,這些老兄弟不但有趙關勝、還有其他的一些人,比如鐵膽破天許夢陽、碎心手黃步獨等人,加上他們的徒子徒孫,為數絕對不少,以前張存仁為了避免萬歸流誤會,一般都不和這些老兄弟們私下見面,現下他心中存了疑問,便打算召集老兄弟們前來問一問,商量好,打聽一下子總壇的消息。

    張存仁又向幾外地方張望了一下,他總是感到有人的監視自己,不過以張存仁的武功,天底下能監視他而又不被他發現的人,真是一只手都數得過來,這些人都是成名人物,誰會拉下臉來監視跟蹤他,比如少林的正字輩和二個和尚、武當那位當著國師的真人、在巴山指劍峰種花的巴山派向斷石,當然還有魔教的大長老、教主,也許江湖上還有其他的人這個能耐,不過有這種能耐的人怎么會干這種事情。

    張存仁看了一會兒,打消了自己的疑心,自從上一次受傷后,被武傳玉治好后,他感到自己的武功內力好像大有進步,斷斷沒有退步,這樣還沒有發現監視的人,那說明根本是自己的錯覺,張存仁隨手向路邊的小乞丐扔了兩個銅板,準準的落入了十步外小乞丐的破碗中,發出“!钡囊宦,張存仁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來自己的武功不但沒有退步,反倒有了進步,也不知武傳玉怎么搞的,巴山派的武學也是純陽一路,怎么輸給自己的內力卻有陰寒的成份,不過此時張存仁也懶得想了,這股內力對他大有好處,現下功力進步,張存仁內心著實感激武傳玉的,不過他現下想著將鐵手會一干事情做好后,再去相助武傳玉,江湖上為人傳送內力之事本就大傷傳送者的功力,張存仁心中還以為是武傳玉犧牲了自己的功力,卻不知道是袁可玉為他輸的一股子純陰內力。

    張存仁轉個身,向街心行去,不多時消失在人群中。

    兩個人從張存仁剛才張望的一株柳樹后面轉了出來。

    這兩人一人身形高大,面容方正,穿了一身的紫袍,正是巴山派堂門胡一達。另一個是個老者、穿了個葛布衣,頭發有些花白,但是身的肌肉卻還是一塊塊的,是萬歸流的親信張千秋。

    張千秋低頭道:“多謝胡掌門,若不是胡掌門,剛才我便被發現了,這小子的功力怎么有這么大的進步,可以發現我們!

    胡一達道:“有人為他輸一股本命純陰的內力,讓他陰陽相合,功力有所進步,嘿嘿,現下張存仁的武功,只怕還超過了萬會主,看來萬會主相早一些滅了他的想法也是正確的,以萬公子的實力,只怕遠遠不是這張存仁的對手!

    張千秋道:“只要他的死黨一來,我們便立時下手,將他的死黨一網打盡,這些年很多地方分壇不聽總壇的命令,反倒聽命于張存仁的之令,平常都不聲不響,正要趁這個機會,一網打盡,到時要借助胡掌門出手了!

    胡一達道:“我在一邊看著,要是你們做不下來,我自然會出手,人手你們都準備好了么?”

    張千秋道:“準備好了,只怕他們中的許多人,這輩子可以走進這陵源酒樓,卻永走不出去了!

    胡一達道:“夜間我會到的,張老先去召集人手罷,我還有私事要做!痹捳f完,一陣子風吹過,胡一達身入風中,便不見了蹤影。

    張千秋眨了眨眼,嘆了一聲,看來這一生找向斷石報仇的想法,是永遠不可能了。

    張存仁找了一間低價的貨棧,他身為鐵拳會的副幫主,卻不是甚去追求物質,這間貨棧,也是鐵拳會的產業,本來他可以住得更好,但他但凡有錢財,都用來團結貧困幫眾,這樣使他的聲望大漲,和萬三公子成了鮮明對比,下層的幫眾對他更加歸心。

    隨便上床,便開了自己的功課,打起坐來,自從上一次受了傷,他的內功更加進步了,張存仁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道是武傳玉之助,眼下鐵拳會中暗流涌動,武功高一分,便有一分的好處。

    一個小二進來,打了一盆洗腳水,慢步上來,將洗腳水放在張存仁的腳下,輕聲道:“副幫主,還要小的做些什么?”張存仁笑道:“不用不用,小二哥,你且下去,我要安心練功,不要打擾!蹦切《皇莻低層的幫眾,看到副幫主如此待他,頓時心生感激,作了個揖,轉身便走了,張存仁突然道:“等一等!蹦切《系闷饋,面作不解之色,張存仁摸了摸那小二的棉衣,袖口破了一個洞,張存仁從懷中摸出一塊銀子,塞到滿面是疑惑的小二的手中,道:“拿去,加一件新衣裳,現下還是有些冷的!蹦切《屑げ灰,張存仁道:“快去吧,快去吧!毙《D身去了,眼中還帶著淚水。

    張存仁看了看天色,便坐在床頭,將自己的鞋子脫了下來,將腳泡進了熱水中,心頭想起今天的召見的人,心頭盤算起這些人到底可不可靠,又想起自己在來蘭考之前也曾發信號召見人,但是卻沒有人來應召,自己上門去尋,卻發現自己布在各地的暗樁許多都被人撥了起來,被格殺暗殺之人不在少數,但是蘭考是大城,這里布下的人手都是老江湖,不是前幾那么容易被撥掉的,現下最為要緊的,是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團結好一批人,才好去質問老大哥,依張存仁所想,多半不是萬歸流的主意,是萬三自作主張的可能性較大,張存仁雖然心中敬重自己的老大哥,但是也不會將自己的人頭送給老大哥來殺,只要將人團結起來,將自己能號召的人號召起來,勢力絕不在萬歸流之下,到時候如果萬歸流真的有意要害自己,自然不用客氣,如果只是萬三,那么又當別論。

    張存仁心頭盤算著,那些人可靠,那些人是墻頭草,那些人是萬歸流的死黨,如果真的打倒了萬歸流之后怎么辦,鐵拳會以后的發展方向如何,不知不覺之間,天已然黑了下來。

    張存仁突然道:“是誰,給我滾下來!闭f話間,手往腳盆里沾了一滴水,往頭上一彈,那水珠如同石子一樣發出“嗚”的破空之聲,將瓦片打了一個破洞,上面傳來一聲慘叫,一個穿著黑衣勁裝的漢子慘叫著,順著瓦片,一路滾了下來,掉在院子里,發出“卟嗵”的聲音。

    此時已經是夜間,張存仁挑的也是安靜的地方,這一聲慘叫極為怪異,刺破了夜空。

    張存仁光著腳,從窗子里鉆了出來,落在地上,那個漢子還想站起來,卻被他一腳踩在臉上,張存仁的腳上還有許多洗腳水,全都流到那個黑衣漢子面巾上,張存仁一把挑開了那個漢子的面巾,便看到一張平白無奇的臉,張存仁道:“你是什么人?偷窺我做什么,快快說來,要不然將你變成肉泥!蹦菨h子臉上擠出怪笑,突然猛然張口,來咬張存仁的大腳趾。

    張存仁冷笑道:“這點本事,也來混江湖,想死我就成全你!闭f完光腳一踢,那漢子飛了數丈,頭撞在墻上,“卟”的一聲,留了老大一團血跡,尸體變成了一個詭異的角度歪在墻邊。

    張存仁光著腳,站在院中,突然感到有一些不對勁,這貨棧有十多個伙計,也算是在蘭考城的中心地帶,怎么這漢子一聲怪叫之后,卻沒有人來看一眼,出了什么事情么?

    周圍一片怪異的寂靜,此時已然了夜間,周圍的民居卻沒有一戶點燈,半個人影也沒有瞧見。

    張存仁光著腳,往前院而去,正要去看一看前院的伙計掌柜們,這里的掌柜受過張存仁的大恩,算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分分彩平台